冯骥才:社会较为浮躁太多人想发财
发布时间:2015-03-12 浏览次数:

昨天,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文联副主席冯骥才参加文艺界别小组讨论并在会后阐述观点。

  他认为,目前整个社会较浮躁,太多人想发财,最浮躁的莫过于春晚抢红包环节,此举将传统习俗变质,“把春节的传统文化扭曲了,变成大家都盼着天上掉馅饼”。

  “文艺家对生活的看法及理解,交给评论界去争论,而不是管理者和文艺家之间冲突的,是评论家和评论家思想冲突的问题,这种冲突可以活跃整个社会思想,也激发各式各样的探索,这种探索既是审美探索,又是思想探索。”

  ——冯骥才谈文艺界冲突

  1

 

  社会文化存在弊病?

 

  春晚红包是在扭曲文化

  冯骥才认为,目前整个社会较浮躁,太多人都想发财,最浮躁的时候莫过于春晚抢红包,所以特别不赞成春晚把抢红包的东西再放进去,会把春晚的内涵变质,把这个传统的习俗变质。因为春晚的时候是团聚,是享受亲情、享受传统文化,另外对新的一年充满希望的时候,如果都在抢红包的话,那么把它扭曲了,变成大家都盼着天上掉馅饼。

  2

 

  艺术家如何定位?

 

  通过作品来影响社会观

  冯骥才说,他认为艺术家在现在这个环境里,充满功利,但是又很难拒绝,艺术家应该把心潜下来,通过作品影响社会,影响社会观,给人们一种精神的定力。艺术家个人创作时应该是这样一个状态,作品出来后,又通过作品影响别人、影响世界,这是艺术家的责任。

  3

 

  文艺界现状如何?

 

  最近十年领域不出人才

  冯骥才称,文艺目前两个局面让人特别担忧,一个是最近十年来,文艺的各个领域不出人才,这是一个挺大的问题,没有一些众口传唱的歌,一些很好的画家没有代表作,文学作品也没几部。其他领域全是如此,这个局面还不让人担忧么?一个有13亿人口的民族,有这么大文化需求的民族,很多领域都看不到好作品,还不令人担忧么?

  4

 

  什么作品叫好作品?

 

  反映现状具有时代特点

  冯骥才认为,第一个应该深刻反映生活矛盾,帮助人们认识生活,第二个是创作具有时代特点的、个性的、形象的人物。我们说红楼梦,贾宝玉立在那;说安娜·卡列尼娜,安娜立在那;说悲惨世界,冉阿让立在那。还有一个,要有创新的文本、创新的艺术形式。任何时期,高峰期都有很多艺术形式、艺术文本、艺术风格,而且风格是焕然一新,给时代审美带来推动的。

  5

 

  管理者应该做什么?

 

  尊重规律给艺术家空间

  “(相关部门)管理者应该尊重文艺的规律,放手让艺术家创作,给出艺术空间,尽量表达他们对生活个人的理解认识”,冯骥才认为,艺术家也是知识分子的一部分,“我曾经提过这样一个观点,我觉得知识分子有自己的特点。第一,他必须有独立立场;第二,他不是顺向思维,顺向思维没有价值,逆向思维才能提供思辨”。另外,知识分子必须是前瞻性的,可能和现实的某些东西要发生冲突。

  6

 

  如何达到文化高峰?

 

  要放开手让作家去创作

  冯骥才认为,如果一个民族,文化没有高峰,没有老百姓关注的作品和人物,那时间长了,文化的修养、素质都会下降,也特别令人担忧。那么就要鼓励作家潜心写作,不要拉着作家到处去做“惠民秀”,有的作家是惠民,那也要根据需要。还有一个,就是要真放开手,让作家去创作。

  7

 

  作家创作是为了谁?

 

  表达感知为了文明进步

  冯骥才称,作家创作是为了自己的心灵,自己的生活体验、感知要表达出来,另外是为了所有的人,为了社会文明的进步,“我觉得正能量实际上就是文明”。

  8

 

  如何看待网络作家?

 

  要慢慢来莫急于出精品

  冯骥才认为,网络作家有写作的欲望,然后发表了,是好事。不急于马上要精品,慢慢地会出来,因为他刚开始,“我觉得网络作品挺好,既有作品出来,也有七嘴八舌的评论,挺好”。

  至于草根诗人,中国在唐代是诗的国度,“但我们很久没有诗了。我们生活没有诗性了,我觉得挺可惜的,我觉得一个懂得诗的国家,一个有诗性的国家,一定是很美的。所以,三八妇女节让我填那个,我就写,懂诗的女人是最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