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微草堂笔记》部分译注(八)   作者:韩希明教授
发布时间:2015-03-13 浏览次数:

景州申谦居先生,讳诩,姚安公癸巳1同年也。天性和易,平生未尝有忤色,而孤高特立,一介不取,有古狷者风。衣必缊2袍,食必粗粝3。偶门人馈祭肉,持至市中易豆腐,曰:“非好苟异,实食之不惯也。”尝从河间岁试归,使童子控一驴。童子行倦,则使骑而自控。薄暮遇雨,投宿破神祠中。祠止一楹,中无一物,而地下芜秽不可坐,乃摘板扉一扇,横卧户前。夜半睡醒,闻祠中小声曰:“欲出避公,公当户不得出。”先生曰:“尔自在户内,我自在户外,两不相害,何必避?”久之,又小声曰:“男女有别,公宜放我出。”先生曰:“户内外即是别,出反无别。”转身酣睡。至晓,有村民见之,骇曰:“此中有狐,尝出媚少年人,入祠辄被瓦砾击。公何晏然也?”后偶与姚安公言语及,掀髯笑曰:“乃有狐欲媚申谦居,亦大异事。”姚安公戏曰:“狐虽媚尽天下人,亦断不到此君。当是诡状奇形,狐所未睹,不知是何怪物,故惊怖欲逃耳。”可想见先生之为人矣。

【注释】

1. 癸巳:康熙五十二年(1713)。

2. 缊(yùn ):乱麻;旧絮。

3. 粝():粗糙的米。

【译文】

景州人申谦居,名诩,是与我父亲姚安公同在康熙癸巳年中的举人,申先生天性温和,一生没有发过脾气,但是他孤高自赏,一尘不染,大有古君子之风。论穿,一定是粗麻袍子,论吃,一定是粗茶淡饭。偶尔他的学生把祭祀用过的肉送给他,他却把肉拿到市上去换豆腐。他说:“不是我喜欢与众不同,实在是吃不惯这些东西。”一次他从河间参加岁试归来,叫小童牵着驴。小童累了,他就让小童骑驴,自己牵着走。天色将晚,又下起雨来,他们只好到一所破庙投宿。这座破庙只有一间房子,屋里什么也没有,地面上污秽不堪,连坐都没法坐。他摘下一扇门板,横躺在门前。半夜醒来,他听到庙里有人轻声说:“我想出去回避您,可您在门口挡着,出不去。”申谦居说:“你在屋里,我在屋外,互不影响,何必回避呢。”呆了一会儿,又听到屋里小声说:“男女有别,还请您放我出去。”申先生说:“一个在屋里,一个在屋外,已经是男女有别了,出来反而不方便。”翻个身又接着酣睡。天亮后,村民发现申先生睡在这儿,吃惊地说:“这儿有狐精,经常出来迷惑少年,进庙就会遭到砖头瓦块袭击。您为什么平安无事呢?”后来他偶然和姚安公谈起这件事,笑得胡子都掀了起来道:“狐仙要迷惑我申谦居,可是一件大奇闻!”姚安公开玩笑说:“狐精即便媚遍了天下人,也轮不到你申谦居。您这副诡状奇形,狐仙恐怕没有见过,弄不清你到底是什么怪物,所以被吓得逃跑了。”由此可见申谦居先生的为人了。

 

董曲江前辈言:乾隆丁卯1乡试,寓济南一僧寺。梦至一处,见老树下破屋一间,欹斜2欲圮。一女子靓妆坐户内,红愁绿惨,摧抑可怜。疑误入人内室,止不敢进。女子忽向之遥拜,泪涔涔沾衣袂,然终无一言。心悸而悟。越数夕,梦复然,女子颜色益戚,叩额至百余。欲逼问之,倏又醒。疑不能明,以告同寓,亦莫解。一日,散步寺园,见庑下有故柩,已将朽。忽仰视其树,则宛然梦中所见也。询之寺僧,云是某官爱妾,寄柩于是,约来迎取,至今数十年,寂无音问。又不敢移瘗,徬徨无计者久矣。曲江豁然心悟。故与历城令相善,乃醵3金市地半亩,告于官而迁葬焉。用知亡人以入土为安,停搁非幽灵所愿也。

【注释】

1. 丁卯:乾隆十二年(1747)。

2. 欹()斜:歪斜不正。

3. 醵():凑钱。

【译文】

前辈董曲江说,乾隆丁卯年乡试,借住在济南一所寺院里。做梦到了一个地方,看到一棵大树下有间破屋子,歪歪斜斜,快要倒塌的样子。屋子里坐着一个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女人,愁眉苦脸,样子十分可怜。他怀疑错进了别人家的内室,就站住不敢进去。这个女人忽然远远地向董曲江行礼,眼泪滴湿了衣襟,但始终不讲一句话。董曲江心里发慌,梦就醒了。过了几夜,又做同样的梦,那个女人的神色更加悲伤,磕头竟然磕到一百多次。想靠近去问她,突然梦又醒了。这个疑团一直解不开,告诉同住的人,也都解释不了。有一天,他在寺院的园林中散步,看见廊屋下面停放一具旧棺材,快要朽烂掉了。忽然间,抬头看到那棵大树,就像是梦中见到的一模一样。向寺院僧人询问,说是这棺材里是某某官员的爱妾,停放在这里,约好以后来运走。从停放到现在,已经几十年了,一点音讯都没有。又不敢送去安葬,想来想去没有办法,已经很长久了。董曲江一下子明白过来。他本来和历城县令是朋友,于是就凑银子买了半亩坟地,禀告过县官,把棺材迁葬了。从这件事知道,死人以入土为安,棺材长期停放,并不是幽灵的愿望。

 

朱青雷言:高西园尝梦一客来谒,名刺为司马相如。惊怪而寤,莫悟何祥。越数日,无意得司马相如一玉印,古泽斑驳,篆法精妙,真昆吾刀刻1也。恒佩之不去身,非至亲昵者不能一见。官盐场时,德州卢丈雅雨为两淮运使,闻有是印,燕见时偶索观之。西园离席半跪,正色启曰:“风翰一生结客,所有皆可与朋友共。其不可共者惟二物:此印及山妻2也。”卢丈笑遣之曰:“谁夺尔物者,何痴乃尔耶!”西园画品绝高,晚得末疾3,右臂偏枯,乃以左臂挥毫。虽生硬倔强,乃弥有别趣。诗格亦脱洒。虽托迹微官,蹉跎以殁,在近时士大夫间,犹能追前辈风流也。

【注释】

1. 昆吾刀:古代名刀。据说是用昆吾石冶炼成铁制作的刀,古时候认为刻玉须用昆吾刀。

2. 山妻:隐士的妻子。后多用为自称其妻的谦词。

3.末疾:四肢的疾患。

【译文】

朱青雷说,高西园曾梦见一位客人来拜访他,名片上写的是“司马相如”。他惊奇地醒来,不知道预示什么。几天以后,高西园无意之中得到一枚司马相如的玉印。玉印古色古香,锈迹斑驳,篆刻极为精妙,真是昆吾刀刻的。高西园佩带着不离身,除非是至亲好友,谁也不让看。他在盐场任职时,德州的卢雅雨老先生任两淮盐运使,听说他有这方玉印,宴席间偶然向他索要观看。高西园离席半跪着严肃地说:“风翰我一生结交了很多朋友,我所有的东西都可以跟朋友共享,唯有两样东西不可共享。一是这枚玉印,再就是我的妻子。”卢雅雨笑着说:“谁想抢你的东西?怎么痴心到这个样子!”高西园的画艺极高,晚年得了偏瘫,右臂残废,就用左臂作画。画出的画看起来生硬不流畅,却别有一番风趣。他的诗风格也洒脱,虽然他官职低微,坎坷一生,但是在现在的读书人当中,也称得上是具有前辈才气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