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鉴赏辞典》之人物形象鉴赏(五)  作者:刘廷乾副教授
发布时间:2015-03-13 浏览次数:

玉皇大帝

 

孙悟空大闹天宫,无人能敌,最后请来了如来佛祖,轻易地将悟空制降服了,开了一个“安天大会”回去了,天界又恢复了正常与平静。说到天界,就引出了一个角色——玉皇大帝。

玉皇大帝简称玉帝,民间俗称为“老天爷”,或“天公”。但在统治者那里,却有着多个长长的称号,或称为“昊天金阙无上至尊自然妙有弥罗至真玉皇上帝”,或称为“昊天通明宫玉皇大帝”,或称“玄穹高上玉皇大帝”,不一而足,宋代皇帝更把他封为“太上开天执符御历含真体道昊天王至尊玉皇大天帝”,崇尊至极,加字再多也还是落在“玉皇大帝”四字上。

玉帝的产生再正常不过,他源于远古的上天之崇拜。对天的崇拜,可是历史悠久,应该说自人类文明起源以来,就相伴产生了,但将天具体人格化为一个形象的神,则是很晚的事了。《史记·殷本纪》曰:“帝武乙无道,为偶人,谓之天神,与之搏,令人为行,天神不胜,乃戮辱之。为革囊,盛血,仰而射之,命曰射天。”这位无道的商帝武乙,以木偶为天神,不但戏弄他,而且还要射天。同样的故事还发生战国时期的宋君偃,也是以革囊盛血而射之,名曰射天。这说明从殷商乃至到战国时候还没有一个固定而人格化的天神出现。当然,这两个帝王都没得到好下场,一个被天雷打死,一个被灭了国家,人也被杀,说明天的威力是巨大的,不敬天则必遭天谴。古人觉得,冥冥苍天应该有个主宰,至于这个主宰什么样,那就全凭自我想象了。

司马迁《史记·天官书》是最早把天上星宿编为“星官系列”的一本书,它把北极的星称为中宫天极星,其中的“太一”就是天帝的别称,这可能就是玉皇大帝的萌芽。《史记》中,天上星宿都有一个官名,诸如上将、次将、贵相、司命、司禄,及五诸侯、五帝座、羽林天军等,说明战国秦汉时期,已把人间的官称移用到天上星宿,而最尊崇的是“太一”,即中宫大帝。但中宫大帝只是一个名号,没有具体的人格形象,可能是星相家们为了便于把天象与人事结合起来,而创造出来的,和后来作为神的玉皇大帝不同,不过已体现出人格化自然的理念。

神权之“天”从自然之“天”中分离出来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到有了固定的“玉皇大帝”称号和固定的形象特征,则是唐宋以后的事情了。最早出现“玉皇大帝”这个名字是唐代,如韦应物诗中有“存道亡身一诫过,奏之玉皇乃升天”的句子,白居易的《梦仙》诗中有“仰谒玉皇帝,稽首前至诚”的句子,元稹的《以州宅夸乐天》诗中也有“我是玉皇香案史”的句子。中国自汉代产生了道教,道教又非常借重天文地理现象,于是,这个创造“玉皇大帝”的任务,道教也不会不抢这个风头。道教的最高境界是“三清”,如《云笈七签》卷三《道教本始部》云:“四种民天上有三清境,三清之上即是大罗天,元始天尊居其中,施化敷教。天宝君治在玉清境,即清微天也。灵宝君治在上清境,即禹馀天也。神宝君治在太清境,即大赤天也。”“玉清”、“上清”、“太清”就是道家所谓的“三清”。道家又说老子一气化三清:元始天尊、太上道君、太上老君。其实,道家的“三清”之说不过是剽窃了佛家的“三身”,朱熹给予破的,《朱子语录》中弟子转述他的话说:

道家之学,出于老子。其所谓“三清”,盖仿释氏“三身”而为之耳。佛氏所谓“三身”:法身者,释迦之本性也;报身者,释迦之德业也;肉身者,释迦之真身,而实有之人也。今之宗其教者,遂分为三像而骈列之,则既失其旨矣。而道家之徒欲仿其所为,遂尊老子为三清:元始天尊、太上道君、太上老君,而昊天上帝反坐其下,悖戾僭逆,莫此为甚。且玉清元始天尊既非老子之法身,上清太上道君又非老子之报身,设有二像,又非与老子为一,而老子又自为上清太上老君,盖仿释氏之失而又失之者也。

既然老子是道家祖师爷,说他一气化三清倒是把他抬得够高,但又把太上老君说成是老子,而又居于元始天尊、太上道君之下,既是编造出来的,也就编得含糊而不周全。

那么道教中的玉皇大帝在哪里呢,道家玉清三元宫右位第十一给了“玉皇道君”,把玉清右位第十九给了“高上玉帝”,“玉皇道君”也罢,“高上玉帝”也罢,就是玉皇大帝,可见这个玉皇在道家中的位置是很低微的。上举白居易等人的诗中所言之“玉皇”,显然是上天之最高主宰,也许这个“玉皇”不是来自道家一脉,也许嫌他在道家中的排名太低,而让他脱离“三清”的笼罩,把他扶正为孤家寡人了。

道家也罢,民间也罢,既造出了“玉皇大帝”这个名号,又给了他一个帝王的形象——通常是身穿九章法服,头戴十二行珠冠冕旒,有的手持玉笏,旁侍金童玉女,完全是秦汉帝王的打扮,也说明是唐以后的产物,自然也就给他造出了响当当的出身,因为来源不一,自然其出身也就多种多样,最主要的有两种:

道书《圣纪》载:昊天界,有国名光严妙乐,国王名净德,妻名宝月光。国王惟以仁慈恻隐加之国人,事必躬亲,未尝少懈,把国家治理得物阜民安,灾害不兴。但以年老无子为忧,便大设道场,祈求上天诸神圣赐予太子,如此半年没有应验。忽一夜,月亮光明大放,王后梦中见一老者,坐五色龙车,打明霞伞盖,在一群真仙簇拥下,来到王后身边。只见老者手中抱一婴儿,这婴儿遍身毛孔放出神光,照得宫殿一片明亮。王后向老者乞求此子,以承王位。老者便将婴儿送于王后,叩问得知老者是太上道君。王后醒来得孕,整一年后诞下王子,诞生时果然非同凡俗,尤其是色相妙好。成长过程中亦是迥异常人,广行善事。其后继父承王位,但立志于仙道,终把王位让给了大臣,自己则于山中修道而成。历两个八百劫,经历一个脱胎肉身的过程,于是总历三千二百劫,证金仙之位,号为清静自然觉王如来。至宋真宗朝,封为“太上开天执符御历含真体道昊天王至尊玉皇大天帝。”这则传说中的“光严妙乐”、“色相妙好”、“清静自然觉王如来”等,显然袭自佛教,简直是不伦不类。这个故事还有不少不同的版本。

另一来自平民升天说。据欧阳飞编《诸神传奇》,玉皇大帝生前原是一个寨主,名叫张友人,又称张百忍。说盘古开天辟地以来,天地间一切祥和,后来诸神开始争斗,人间荒淫无度,使得天地三界大乱,太白金星因此下凡寻找才德兼备之人来做三界大帝。太白金星化身成为乞丐,四处寻找,后来到了张家湾,发现人称“张百忍”的张友人将寨内治理的非常和睦,并且为人和善慈悲,因此带回天庭做了玉皇大帝。后来三界众神仙纷纷陈请共同推崇张百忍为“终身天帝”,共称“玉皇”,又因玉皇是三界的总皇帝,因此加称为“玉皇大帝”或“玉皇上帝”。

两则故事,恰好从教派与民间两个层面创造出了两种玉皇大帝的出身,这玉皇大帝至少就有了两面性,教内之神和民间之神的玉帝性质是不同的。既给玉帝编出了出身,自然也就有了与常人相同的生诞之类,每年农历的腊月二十五日,玉皇要亲自下界巡视,了解各方情况,赏善罚恶。正月初九日为玉皇圣诞,俗称“玉皇会”,传言天上地下的各路神仙在这一天都要隆重庆贺,玉皇在其诞辰日的下午回鸾返回天宫。所以定圣诞为正月初九,明代王逵《蠡海集》中说:“神明降诞,以义起者也。玉帝生于正月初九日者,阳数始于一,而极于九,原始要终也。”正月为一年之初,四季之首,木气之始,一切生命因而萌发;九为数字之极尊,代表极大、极多、极高之义,所以一年中第一个初九(上九)为玉帝圣诞,正与他至高无上的地位相呼应。。玉帝的年龄,道家说历“三千二百劫”,《西游记》中佛祖如来向悟空述其履历是:“他自幼修持,苦历过一千七百五十劫。每劫该十二万九千六百年,你算,他该多少年数,方能享受此无极大道?”按照道家《玉皇经》所载推算,玉帝年龄应该为130多亿岁,这和今天所考证的宇宙的年龄140亿岁相接近。

道教认为玉皇为众神之王,在道教神阶中修为境界不是最高,但是神权最大。在道教的理论中,将天、地、人三界分得很清楚,天有三十二层,一层有三万里,天外的地方就称为无极,而天内的天就称为太极。太极的天分为五天,即东、南、西、北、中,玉皇大帝是宇宙中至高无上的神灵,而所有神灵皆须听令于玉皇大帝,所以他居中天,上掌三十六天,三千大世界,下握有七十二地,四大部所有生灵。东天为“三官大帝”所掌,主赐福、延寿、解灾、赦罪、消厄;南天为“文衡圣帝”所掌,主众神的委任升降,考察各神职的功罪;北天为“紫微大帝所掌,主降福消灾,赐予财富;西天为“释迦牟尼所掌,主世人的信仰依归。简而言之,玉皇大帝的职能是:总管三界——天上、地下、人间,十方——四方、四维、上下,四生——胎生、卵生、湿生、化生,六道——天、人、魔、地狱、畜生、饿鬼。一切阴阳祸福都由他定夺。玉帝职位如此之高,人间皇帝也攀比为玉帝之子,故称“天子”。所以,人间帝王崇祀玉帝不设神像,以“天地炉”代之,祭以整猪整牛等。

  其实,玉皇大帝也像人间帝王一样,不一定要有非凡的本领,只不过是权力的象征、权力的载体而已。玉帝是一种普泛的自然力量的化身,对于老百姓而言,这种普泛性反而淡化了他的实用性,老百姓对他的恐惧的排斥力大于对他的敬仰的亲合力,所以引不起老百姓对他崇拜的太大兴趣,他也就成了一个老百姓敬而不亲的神,即使建起了玉皇庙,去膜拜求福的也不多,远不如观音的扎根人心。神话小说《封神演义》根本就没提到他,《西游记》给了他较多的笔墨,却也没怎么抬高他。

《西游记》中的玉皇大帝,所以能高居中天之上的最高神位,靠的也无非是他的资历,正如如来对悟空所言,他是“他自幼修持,苦历过一千七百五十劫,每劫该十二万九千六百年。”所以“方能享受此无极大道。”这个“无极大道”就是让他居住在“金光万道滚红霓,瑞气千条喷紫雾”的天堂,去运用手中无限的权力。说来也颇具讽刺意味,玉帝经历了那么多劫,一路修持而来,却既不见什么本领,也不见什么神通,天上地下的任何一神一仙,恐怕都要比他厉害。单从本领与神通上讲,在天宫神仙世界,他只算是一个凡人,如同取经队伍中的唐僧。这不需要什么理由,有资历就行,恰如人间帝王,不管你是励精图治的还是荒淫昏聩的,只要出身于帝王之家,那就有九五之尊的位子等着你。不过,有一点我们可以为玉帝辩护,《西游记》有一个突出的求“寿”主题,神道仙佛,求的是与天齐寿,人间凡人,求的是百年长生,热爱生命本体,尽享天地所赐,这当然没错。瑶池的蟠桃,五庄观的人参果,乃至西行路上的唐僧肉,都是直奔“寿”字而去。没办法,天地的永恒,有着巨大的诱惑力,不仅是凡人,就是神仙,也渴求着与之同存。而在上天的神仙世界,众神众仙都达到了与天地同存与日月齐辉的不死不灭的境界,那么谁能成为主宰,就要看谁的“仙龄”最长了。玉帝就是以他所历“劫”之多,而居天帝之席。如来也以同样条件,维持了西天之尊的地位。

所以,如来对付大闹天宫的悟空,也是先从资历上去进行压制,尽管天地孕育这只仙猴的时间够久远的,但悟空毕竟还是个“初世为人的畜生”,根本没法与玉帝相较。然而悟空不以资历论地位,他认为仅有资历,而无德无能,也不应该久占此位,他要以武力夺取政权。玉帝本人确实没有什么神通与法力,但他有政治有制度,有这个政治制度所赋予给他的至高无上的权力,四大天王,九曜大星,二十八宿,十二元辰,五方揭谛,四值功曹,六丁六甲,等等,都是他权力与武力的延伸。悟空没有自己的政治去取代天宫政治,只以武力蛮拼当然不行,只以武力论,纵然天宫武力不能决胜,也还有一个西天如来为之保驾护航,为之“安天”。所以,悟空闹天易,撼玉帝难,因为推倒了玉帝,也就等于否定了现存的天宫世界。

天至高,地至大,这至高至大的天地说不定会孕育出什么灵物奇才来,当悟空这只“妖猴”在地上地下做大时,这玉帝老儿还一无所知,龙王、阎王告上了天庭,这老儿才问众文武仙卿:“这妖猴是几年产育,何代出身,却就这般有道?”看来他没有先知先觉的灵气。当然他也不需要有,手下千里眼、顺风耳看一看、听一听,有太白金星详述其来历,并提供处置方式就可以了,他也不用动五官,也不用费心神,也就退化到一个木偶层面了。

有天界的一套严密的政治、军事、律法系统,玉帝只需要动动嘴,发发指令就可以了。所以他表现得是那么古板与机械,而且也毫无主见,随手下仙卿们摆布。龙王、阎王告上来,他打发的语言也如出一辙:“着龙神回海,朕即遣将擒拿”,“着冥君回归地府,朕即遣将擒拿”。太白金星出招抚之策,他就“依卿所奏”,“看那处少甚官职,着孙悟空去除授”,武曲星君说“御马监缺个正堂管事”,他就让悟空做个“弼马温”。悟空嫌官小,跑了,他也没法,想到的就是武力,托塔李天王责无旁贷,请战下界降妖,他听了就“大喜”。李天王出兵不利,要求增兵,他不以为然:“谅一妖猴有多少本事,还要添兵?”当听说悟空竖起了“齐天大圣”旗帜,公然蔑视权威,他这才惊讶道:“这妖猴何敢这般狂妄!着众将即刻诛之。”除了武力就是武力,别无他策。太白金星又出以“有官无禄”之计,他连这“有官无禄”都不懂。悟空被哄到天上来,他也学舌般地说:“今宣你做个齐天大圣,官品极矣,但切不可胡为。”于是,造大圣府,设二神司,只求平安无事。当悟空偷仙桃、盗御酒、窃仙丹、大闹天宫事发时,他除了“大惊”,别无神智。等到好不容易捉到了这只猴子,他迫不及待地命令:“押至斩妖台,将这厮碎剁其尸。”谁料这只猴子雷劈不伤,火烧不损,这玉帝老儿又慌不择言:“这厮这等,这等,如何处治?”幸亏如来佛祖为之治服了这只猴子,玉帝那份感激就别提了,以天宫最最隆重的礼节来招待如来:

玉帝传旨,即着雷部众神,分头请三清、四御、五老、六司、七元、八极、九曜、十都,千真万圣,来此赴会,同谢佛恩。又命四大天师、九天仙女,大开玉京金阙、太玄宝宫、洞阳玉馆,请如来高座七宝灵台,调设各班坐位,安排龙肝凤髓,玉液蟠桃。

众仙趋奉如来,也不顾及玉帝的脸面,异口同声地要求如来为这庆功宴取个名堂,如来也毫不客气地脱口而出曰“安天大会”,众仙老也立即呼应:“好个‘安天大会’!好个‘安天大会’!”不知这玉帝脸往那儿搁,自己的地盘,自己的屁股,还得要别人来“安”,别人来擦,这玉皇大帝也做得够窝囊的,这和人间的傀儡帝王也没什么两样。其实他也不在乎自己的脸面,为了取悦如来,他还让他的正宫王母娘娘,“引一班仙子、仙娥、美姬、毛女,飘飘荡荡舞向佛前。”并说上一套肉麻的恭维语言,用纤纤玉手亲奉蟠桃于佛前。这玉帝夫妻也能屈能伸,必要时不惜做小伏低。

玉帝这样一尊庸神,也还有他的可取之处,也还明白善恶,也还懂得惩恶扬善。对于皈依佛门,作了唐僧取经保护者角色的悟空,也是有求必应,甚至也不计较悟空的无礼奚落、没大没小。三十一回,悟空斗奎木狼怪,上天查其来历,玉帝密切配合。对于悟空的不敬,他只说:“只得他无事,落得天上清平是幸。”无作为的人常常最怕惹麻烦,玉帝就是。三十三回,为与小妖打赌,悟空跑到天上要求玉帝配合“装天”,这个要求不只是对玉帝的不敬,也是对整个天界的侮辱,玉帝虽骂其“无状”,但还是乖乖地同意了。到天界查询妖怪的来历,即使是面对玉帝,悟空也常常是带着兴师问罪的态度而来。五十一回查独角兕,悟空直到天庭要查玉帝个“钳束不严”之罪,见了玉帝也只是“朝上唱个大喏道:‘老官儿,累你累你!’”对这样的不礼貌,玉帝也不责怪,而是非常仔细、非常全面地查来:“先查了四天门门上神王官吏;次查了三微垣垣中大小群真;又查了雷霆官将陶张辛邓,苟毕庞刘;最后才查三十三天,天天自在;又查二十八宿,东七宿角亢氐房参尾箕,西七宿斗牛女虚危室壁,南七宿,北七宿,宿宿安宁;又查了太阳太阴,水火木金土七政;罗睺计都炁孛四余。满天星斗,并无思凡下界。”为了一个妖怪,查遍整个天庭,也颇让悟空感动。五十八回,真假一对猴王闹上了天庭,玉帝一听,当然是向着真猴王,当即命李天王:“把照妖镜来照这厮谁真谁假,教他假灭真存。”可以说,只要是孙悟空降妖除魔的需要,玉帝都宽容了悟空的不恭敬,为之一路开绿灯,这时候的玉帝,也颇有可亲可爱之处。对悟空半敬半讽的“玉帝老儿”的称呼,也习惯了。

一个位高权重的低能者,往往最在乎人们是否看重他的职位,看重他的权势,因为他把他的自尊押在了这上面,一旦伤及自尊,就会变得气量狭窄,睚眦必报。玉皇大帝也这样。八十七回,写离西天不远的凤仙郡,已经三年没有下雨,悟空到天庭查原因,四天师他到披香殿,看到的是:“见有一座米山,约有十丈高下;一座面山,约有二十丈高下。米山边有一只拳大之鸡,在那里紧一嘴,慢一嘴,嗛那米吃。面山边有一只金毛哈巴狗儿,在那里长一舌,短一舌,餂那面吃。左边悬一座铁架子,架上挂一把金锁,约有一尺三四寸长短,锁梃有指头粗细,下面有一盏明灯,灯焰儿燎着那锁梃。”悟空问这是什么意思,天师告诉他,只有等鸡食米尽,狗舔面净,灯烧锁断,玉仙郡才会下雨。悟空一听,“大惊失色”。凤仙郡的臣民,为何要受这遥遥无期的大旱灾害呢?原因让人不可思议,玉帝自己说了:“那厮三年前十二月二十五日,朕出行监观万天,浮游三界,驾至他方,见那上官正不仁,将斋天素供,推倒喂狗,口出秽言,造有冒犯之罪,朕即立以三事,在于披香殿内。”仅仅是将供品推倒喂狗,这么一件小事,就连累全郡人民共受如此惨烈之苦,这玉帝老儿不但利用职权,滥施刑罚,而且是心狠手辣,一种得势小人的行径。可见这玉帝是轻易不敢冒犯的,一旦冒犯,哪怕是最小的,也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这就是《西游记》中的玉皇大帝,资历无限老,地位无限高,权势无限大。可是,既不见仙风道骨,也不露法力神通,更不显德高望重。如果是一个血肉之人,不过是一个株守故园、老于户牖的凡人;如果是一个人间帝王,不过是一个无所作为的平庸皇帝;如果是一个神仙,不过是一个浪费岁月的不死者而已。可他既不是血肉俗人,也不是人间帝王,更不是普通神仙,而是居住在崇高天上的天地宇宙的最高主宰。这么一分析,他确实辱没了“玉皇大帝”这个称号。这怨不得他,也怨不得《西游记》的作者。因为,作为天的化身,他的角色定位似乎一直就是以自然力量去示警示惩,而不是社会、人格力量去祛魔治心。所以,经历了那么多“劫”,他的社会化人格还是不健全。至于道家在他身上附加的那些东西,也不过是一厢情愿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