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鉴赏辞典》之人物形象鉴赏(八)  作者:刘廷乾副教授
发布时间:2015-03-13 浏览次数:

观音菩萨

 

“家家弥陀佛,户户观世音。”佛界人物在普通民众中知名度最高的莫过于观音菩萨了。

观音菩萨在梵文佛经中名为“阿缚卢枳帝湿伐逻”(Avalokiteśvara),在中文佛典中的译名则有多种,竺法护译为“光世音”,鸠摩罗什译为“观世音”,译为“观自在”,中文他译名还有“观世自在”、“观世音自在”、“窥音”、“现音声”、“圣观音”等。一般以鸠摩罗什的“观世音”为通用名,唐时为避太宗李世民讳,略去“世”,简称“观音”。

据《悲华经》记载,观世音劫前是转轮圣王无净念的太子,他立宏愿,生大悲心,断绝众生诸苦及烦恼,使众生常住安乐,故宝藏如来给他起名叫观世音。其取名由来,《悲华经》载宝藏如来言:“善男子!汝观人天及三恶道一切众生,发大悲心。欲断众生诸烦恼故,欲令众生住安乐故,善男子!我当字汝为观世音。” 《楞严经》云:“恒沙劫前,有佛住世,名观世音。由我所得,圆通根本,发妙耳门,然后身心,微妙含容,周遍法界。”《法华经》云:“佛告无尽意菩萨,善男子:若有无量百千万亿众生,受诸苦恼,闻是观世音菩萨,一心称名,观世音菩萨,即时观其音声,皆得解脱。”佛经说观音最初的修行方法,是耳根向内,自闻耳根中能闻的闻性,由此做到“动静二相,了然不生。”从信众来讲,若在苦恼危怖之时,只要曾闻观世音菩萨名字,并虔诚一心称念圣号,观音菩萨便会立即寻声救苦,冥冥中感应垂救,所以叫观世音。

观音本为西来佛教中的角色,传入中土后,结合中土风情,又于北宋时,在民间出现了关于观音在中国示现成道的故事。“南州西大午辰走人订著、羊城冲怀朱鼎臣编辑”的《观音菩萨传》(全称《南海观音菩萨出身修行传》)记其事颇详。书中说古代西域有个兴林国,国王为妙庄王,生有三女妙清、妙音、妙善(也有将妙庄王说成为春秋时楚庄王,大、二女名亦有妙因、妙缘之谓,惟三女名妙善诸说一致),庄王分别为大、二女招文、武状元为婿,本打算为三女选一佳婿继承王位,但三女妙善自幼茹素,一心向佛,失志不二,为此受到父王种种严酷体罚,但妙善至死靡他。后被赶出王宫出家,终成正果。并割剜一手一眼来治其父奇病。后脱去凡体,于南海菩陀山潮音洞坐莲成佛,成为菩萨。另有清代“曼陀罗室主”的《观音菩萨传奇》亦记其事,此书更多地记载了观音菩萨于大千世界现身说法、行善布慈、救苦救难,以及灵感灵应等事迹。

妙善的诞日为农历二月十九,六月十九为成道日,九月十九为出家日,民间将农历的这三个日子并称为观音菩萨圣诞。

观音在佛界的地位是,与文殊菩萨、贤菩萨、地藏菩萨一起,并称为四大菩萨,而观音居之首。则地位仅次于如来。佛有三身:法身、报身、应身。观音菩萨有三十二应身佛身独觉身缘觉身声闻身梵王身帝释身自在天身大自在天身天大将军身四天王身四天王太子身人王身长者身居士身宰官身婆罗门身比丘身比丘尼身优婆塞身优婆夷身女主身童男身童女身诸天身诸龙身药叉身乾闼婆身阿修罗身紧那罗身摩呼罗伽身人身非人身。众生应已何身得度,菩萨则以何身为现而为所法,随缘救度。所以,佛入中国后,就由西方佛界中的男身逐渐演化为女身。《华严经》中有“勇猛丈夫观世音”之语,但中国早在南北朝时代,就开始出现女性化的观音,唐以后,观音更普遍以女性形象风行于人间。究其原因,除了观音可以随机化身以外,还应与中国自古以来的阴阳相和观念及女性信徒越来越多有关。

观音既化为女性,又逐渐出现许多姿态形状各异的形象,于是又有三十三观音之说,为:送子观音、千手观音、杨柳观音、龙头观音、圆光观音、游戏观音、白衣观音、莲卧观音、泷见观音、施药观音、鱼篮观音、德王观音、水月观音、一叶观音、青颈观音、威德观音、延命观音、众宝观音、岩户观音、能静观音、阿缛观音、阿摩提观音、叶衣观音、琉璃观音、多罗尊观音、蛤蛎观音、六时观音、普悲观音、一如观音、马郎妇观音、不二观音、洒水观音等。尤以千手观音、马郎观音、鱼篮观音、送子观音最为人们所常提。

“千手观音”,即千手千眼观音的简称。其由来,说有一次千光王静住如来为观音说了“广大圆满无碍大悲陀罗尼”,并对他说:“善男子汝当持此心咒,普为未来恶世一切众生作大利乐。”观音听后发愿说:“设我当来之世能利乐一切众生者,令我即时身生千手千眼具足。”如此发愿后,果真顿时身生千手千眼,并且十方大地为之震动,十方诸佛亦都放出无量光明,遍照十方的无边世界。另外还有一说来自于妙善为其父王割手剜眼治病之事。

“马郎观音”,亦曰马郎妇观音。《古今图书集成·神异典》引《法华持验》曰:

唐马郎妇者,出陕右。先是,此地俗习骑射,不知有三宝名。元和十二年,忽见美艳女子挈篮卖鱼,人竞欲娶之。女曰:有一夕能诵《普门品》者,则吾归之。黎明,诵彻者二十余辈。复授以《金刚般若》,旦,通犹十人。乃更授《法华经》全帙,期以三日通彻,独马氏子能,乃具礼迎焉。入门,女称疾,求止别房,须臾便死,体即烂坏,遂瘗之。数日,有紫衣老僧至葬所,命启视,惟黄金锁子骨存焉。谓众曰:此观音大士,悯汝辈障重,故垂方便,示现以化汝耳,言讫飞空而去。

“鱼篮观音”,即“不空羂索观音”,《西游记》中降伏通天河鱼妖时有描述。至于“送子观音”,则尽人皆知。

此外,关于观音,还有观世音菩萨十二大愿、十四种无畏诸说。

观音菩萨的应化道,著名的一是印度的补怛洛伽山,二是中国舟山群岛的普陀洛伽山。洛伽山是群岛东南之一小岛,普陀山还有一著名山洞潮音洞,说诚心朝山进香的有缘人,能见观世音菩萨于洞中现身。此山所以成观音圣地,还有一个故事,五代后梁贞明年间,日本僧人慧谔,游五台山,见一观音像,庄严殊胜,心慕不已,便不问自取,想请回日本供养。岂料船经普陀时,海中忽涌无数铁莲花,舟不能行,如是者三日夜,慧谔惊而祷告曰:“如圣像与日本众生无缘,当从所向,弟子随从所适,建寺供养。”祷毕舟行,至潮音洞边即停,慧谔捧大士像离舟登岸。时岸边渔民知晓后亦大受感动,有张氏渔翁献出住宅,让慧谔和尚供像安居,改名为“不肯去观音院。”慧谔和尚亦成为普陀的开山始祖。

由此可见,观音菩萨在民间的影响与威望远远大于在上层社会,以至于佛门菩萨虽很多,但民间大众只专注于观音,于是“菩萨”几乎成了她的专名。观音与如来的本领差距正如如来所说:“汝等法力广大,只能普阅周天之事,不能遍识周天之物,亦不能广会周天之种类。”但她在治“心”上比如来更胜一筹,不仅赢得了比如来更多的有形资产——寺庙金身,也赢得了更多的无形资产——扎根人心,更为稳固,也更为广大。以至于民间有谚:拜佛不如拜观音,求神不如求菩萨。

观音菩萨所以在民间有如此高的知名度,根本原因在于她“普渡众生的”理念,与“救苦救难,大慈大悲”的行动方针。普通大众无所不苦,无所不求,这八字方针恰好顺应了人民的意愿。人民给观音菩萨的定型是优雅慈爱的形象,她住在南海落伽山普陀崖紫竹林内,身下总有宝莲座相随,有善财、龙女、木叉护法。出行总是鹦哥祥云,宝莲生辉。手托施恩济世瓶,瓶插杨柳枝,解八难,度群生,大慈悲,大智慧,万称万应,千圣千灵。她寻声救苦,观世布慈。高则高不可攀,真身无见;低则呼之即来,任你什么层次的人群,什么种类的需求,她都能一一满足。

《西游记》中的观世音并不出现在大众层面,而是专为取经人而来。她有两个主要任务:一是受如来嘱托,物色一个高素质的取经有缘人,组建一支堪负重任的取经队伍;二是必要时沿途为取经人救苦解难。当然,她还有一个隐蔽战线的工作,那就是必要时为取经人设置磨难。

她是如来佛的外交家、特派员、全权代表。她在佛界、神界的地位与威望所以高,除了她的广大智慧、广大法力与广大慈悲之心外,还在于她不折不扣地执行着如来的法旨,忠实履行着自己的职责。在降服悟空上,她与如来这一对师徒配合得十分默契,正当上界为一只猴子束手无策时,是她向神界推荐了灌口二郞神,使这只猴子被捉。之后,她在佛祖面前主动领命,前往东土考查取经人,组建取经队伍。这个过程体现出她的慈悲之心。如来只是让她寻一个取经人,而她组建的这支队伍,全是前世有罪或有问题之人,借机给他们指明了出路。她先遇沙僧,劝其不要再吃人罪上加罪,皈依善果,自可功成免罪;再遇八戒,让他止恶行善,自有养身之处;又拯救了触犯天条将被处斩的小白龙,让他化身白马,以助取经;后遇悟空,劝其入我佛门,再修正果。至于取经人唐僧,她是先观其出身履历,乃佛祖的二弟子金蝉子十世后转来的高僧,且有一个“出娘胎就持斋受戒”的纯洁人生;又在皇家的“水陆大会”上观其德行,考其佛识,并现身说法,以砺其志。最后以袈裟加身,唐王钦定,选出了优秀取经人。观音不仅圆满地高质量地完成了如来交给的任务,而且又将自己的慈悲之心施于公正无私之中,同时也为玉帝、为如来做了很好的善后工作。

观音虽“一世无夫”,却是天地间第一慈母。因为取经的缘故,书中她接触最多的是悟空。因为斗魔,她与悟空形成了微妙而复杂的关系,既有母子情缘,也有朋友之趣,还有主仆之分。观音在悟空面前有时有慈母之风,悟空因打死一伙强盗又一次被唐僧驱逐,前次因打死白骨精被逐,悟空还不是十分介意,因为白骨精的确是妖,他没有错,错在唐僧的肉眼凡胎上,因而回到花果山着实过了一把妖精瘾,后来猪八戒去请他,他还向八戒吹嘘:“我自从回来,这几日弄得身上有些妖精气了。”此次打死的是草木凡人,错在悟空,菩萨说得对:“比那妖禽怪兽、鬼魅精魔不同。那个打死,是你的功绩;这人身打死,还是你的不仁。”加之悟空一路自我救赎,思想境界也逐渐迈上了高层次,所以此次见逐,他是进退两难:

却说孙大圣恼恼闷闷,起在空中,欲待回花果山水帘洞,恐本洞小妖见笑,笑我出乎尔反乎尔,不是个大丈夫之器;欲待要投奔天宫,又恐天宫内不容久住;欲待要投海岛,却又羞见那三岛诸仙;欲待要奔龙宫,又不伏气求告龙王。真个是无依无倚。

思量再三,叹了口气,只得再找师父哀求,唐僧死板教条,紧箍咒念得更凶,这可把悟空逼到了绝境。压抑、痛苦、无奈中的悟空,想到了观音菩萨。观音当年虽然将金箍套向他的头顶,将咒语授给唐僧,但那是奉佛祖之令行事,也是为了她所选出的人不出问题不得以而为之,悟空也只能怪到如来的头上。但早在蛇盘山观音度脱小白龙的时候,观音就送给悟空脑后三根救命的毫毛,这三根“十分挺硬”的毫毛,在悟空性命攸关的时刻,化险为夷,起了关键作用,这不能不让悟空时刻想到观音对他的关怀与爱护。因而,无限委曲的悟空找到观音后,是这样一番表现:

行者望见菩萨,倒身下拜,止不住泪如泉涌,放声大哭。菩萨教木叉与善财扶起道:“悟空,有甚伤感之事,明明说来,莫哭,莫哭,我与你救苦消灾也。”行者垂泪再拜道:“当年弟子为人,曾受那个气来?自蒙菩萨解脱天灾,秉教沙门,保护唐僧往西天拜佛求经,我弟子舍身拚命,救解他的魔障,就如老虎口里夺脆骨,蛟龙背上揭生鳞。只指望归真正果,洗业除邪,怎知那长老背义忘恩,直迷了一片善缘,更不察皂白之苦!”菩萨道:“且说那皂白原因来我听。”行者即将那打杀草寇前后始终,细陈了一遍。

这段描写颇有情趣,悟空见了观音是“泪如泉涌,放声大哭”,观音则是“莫哭,莫哭”地劝慰,动作神态立于纸上,情感交流如在目前。这颇像一个在外吃了亏的孩子扑到母亲怀里,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诉说,希望大人为之撑腰的情景。接下来悟空先不说缘由,而是先向观音诉苦,观音耐心地听完他的诉苦,然后才问及缘由,也极像一对母子之间的交流。这样的菩萨心肠,这样的慈母之爱,确实让人感动。

正因为观音的面善心慈,她与悟空之间的关系,更多地处理在了同道朋友之趣上。黑风山收伏熊罴怪,二人借机大开了一把玩笑。悟空去请观音兼有问责之意,因为“这桩事都是观音菩萨没理。他有这个禅院在此,受了这里人家香火,又容那妖精邻住。”所以悟空见了观音就问:“你受了人间香火,容一个黑熊精在那里邻住,着他偷了我师父袈裟,屡次取讨不与,今特来问你要的。”悟空把责任赖到了观音头上,观音也不客气:“这猴子说话,这等无壮!既是熊精偷了你的袈裟,你怎来问我取讨?都是你这个孽猴大胆,将宝贝卖弄……反来我处放刁!”接下来悟空让观音变成妖精,自己变成一粒仙丹,菩萨竟也不顾形象有损,痛快答应了,悟空又打趣她了:“妙啊!妙啊!还是妖精菩萨,还是菩萨妖精?”菩萨也不恼,反而笑道:“悟空,菩萨、妖精,总是一念;若论本来,皆属无有。”这种趣闹,透出一种平等与和谐,这样的观音,恐怕无人不爱。降伏红孩儿一节,观音与悟空之间的玩笑开得没大没小,没上没下:

菩萨坐定道:“悟空,我这瓶中甘露水浆,比那龙王的私雨不同,能灭那妖精的三昧火。待要与你拿了去,你却拿不动;待要着善财龙女与你同去,你却又不是好心,专一只会骗人。你见我这龙女貌美,净瓶又是个宝物,你假若骗了去,却那有工夫又来寻你?你须是留些什么东西作当。”行者道:“可怜!菩萨这等多心,我弟子自秉沙门,一向不干那样事了。你教我留些当头,却将何物?我身上这件绵布直裰,还是你老人家赐的。这条虎皮裙子,能值几个铜钱?这根铁棒,早晚却要护身。但只是头上这个箍儿,是个金的,却又被你弄了个方法儿长在我头上,取不下来。你今要当头,情愿将此为当,你念个松箍儿咒,将此除去罢,不然,将何物为当?”菩萨道:“你好自在啊!我也不要你的衣服、铁棒、金箍,只将你那脑后救命的毫毛拔一根与我作当罢。”行者道:“这毫毛,也是你老人家与我的。但恐拔下一根,就拆破群了,又不能救我性命。”菩萨骂道:“你这猴子!你便一毛也不拔,教我这善财也难舍。”行者笑道:“菩萨,你却也多疑。正是不看僧面看佛面,千万救我师父一难罢!”

悟空的嘴是够贫的,但却是由菩萨逗出来的。菩萨耍弄悟空:待要龙女随行,怕悟空见貌起色;净瓶是个宝物,又怕悟空见宝动心。直到“一毛不拔”之骂,也是俗口俗话,颇与佛祖的索要“人事”相呼应。这段玩笑,由菩萨之“花”,引出悟空之“贫”,联想到“四圣试禅心”时,不管观音变成半老徐娘也罢,变成“真真”、“爱爱”、“怜怜”中的任何一个也罢,都让我们看到了观音的另一面。一个懂世俗的观音,一个解风情的观音,一个开玩笑的观音,原来更可爱。

有时观音与悟空之间又是一种主仆关系,但也有趣。过通天河,悟空请观音,一进门就厉声高叫,观音来了句:“外面俟候。”悟空不识分寸,又急急忙忙地称师父有难,观音冷冷地道:“你且出去,待我出来。”等到一个披头散发的观音出来后,反把悟空给怔住了,引得八戒、沙僧道:“师兄性急,不知在南海怎么乱嚷乱叫,把一个未梳妆的菩萨逼将来也。”观音菩萨有一种“慈严”,不令人惧,却令人敬。还是在去降伏红孩儿的路上,观音让悟空过海,悟空说:“弟子不敢在菩萨面前施展。若驾筋斗云啊,掀露身体,恐菩萨怪我不敬。”菩萨就劈一莲花瓣为舟,悟空嫌载不动,载动又嫌没桨,被菩萨多方摆布。登岸后,悟空笑道:“这菩萨卖弄神通,把老孙这等呼来喝去,全不费力也。”

这就是观音菩萨,亦师亦友,亦主亦母,小说中借取经这个因缘,通过悟空这个桥梁,让我们认识了一个不乏丰富性与生动性的观世音,尽管她出场不多,但在现身救难的诸神诸佛中,观音无疑是最可敬可爱的人物。然唯其降魔,观音也有另一面。

观音是天地间最温柔的杀手。如来佛祖的嘻嘻哈哈是手段,观音菩萨的温柔慈悲也是手段。但观音的态度比如来好,如来之笑,笑中透出冷傲;观音之笑,笑中透出慈祥。观音降妖,无须动手,有时只需动口,动口也是文静慈祥的样子。就像对付悟空,只须将一个箍子套向其头,念动几句咒语,就能让悟空服服帖帖。降服黑风山熊罴怪就是此法,将箍丢在妖精头上,念动真言,妖精就疼得满地打滚。悟空禁不住笑了:“诚然是个救苦慈尊,一灵不损。若是老孙有这样咒语,就念上他娘千遍!这回儿有许多黑熊,管教他了帐!”收伏通天河金鱼精,把观音的温柔杀法先做了一番铺垫。观音一大早就出了潮音洞,进了紫竹林,性急的悟空在门口大呼小叫,跑进去一看,那观音也不梳妆也不打扮,头上是“散挽一窝丝”,身上只穿了件贴身小棉袄,赤着一双大脚,光着两个膀子,在那里专心致志地削竹篾,一会儿功夫,只见她编了一个紫竹篮出来了,她就这么挎着篮子素面朝天地同悟空降妖去了,活像一个村姑的样子。到了通天河岸,“菩萨即解下一根束袄的丝绦,将篮儿拴定,提着丝绦,半踏云彩,抛在河中,往上溜头扯着,口念颂子道:‘死的去,活的住!死的去,活的住!’念了七遍,提起篮儿,但见那篮里亮灼灼一尾金鱼,还斩眼动鳞。”这个吃了无数童男童女的通天河妖,让悟空、八戒、沙僧出波入涛,费尽周折,而菩萨的一番打渔妙法,轻轻地就将其收在篮子里。也难怪,菩萨家莲花池里的金鱼,听经也能听出神通,一枝未开的菡萏,就是一柄厉害的九瓣铜锤。治服自家妖,手段当然要温柔一点。

降服号山红孩儿妖,菩萨的温柔可以说是既温柔到心,又让你痛彻到骨。任你这孩儿妖是百炼钢,我菩萨也要让你化为绕指柔。面对这样一个狂焰熏天、魔威罩地的小妖,观音始终以温柔慈爱待之,但温柔中透着杀气,不动杀气不足以去其魔性。一见悟空请来的观音,红孩儿狂妄到接连两声大喝:“你是行者请来的救兵么?”第一声菩萨不应,第二声还是不应,进一步吊起小妖的狂妄胃口。接着红孩儿持枪向菩萨劈心一刺,菩萨不还手,化道金光上了九霄,留下了莲花宝座。悟空不明白了:“菩萨,你好欺负我罢了!那妖精再三问你,你怎么推聋装哑,不敢做声,被他一枪搠走了,却把那个莲台都丢下耶!”菩萨说,不要吱声,看他怎的。红孩儿毕竟是小孩家心性,以为观音好欺,把莲台当作好玩的物件坐上去了,这一坐莲花瓣变成了片片刀子,木叉在一边打着转起来,像推磨一般,红孩儿难以忍痛,只好救饶。菩萨又像个慈母一般,当了回剃头匠,“把那怪分顶剃了几刀,剃作一个太山压顶,与他留下三个顶搭,挽起三个窝角揪儿。”这一剃剃出个天真可爱的小娃娃,剃出个“善财童子”的经典造型。红孩儿瞬间腿也不疼了,臀也不破了,观音的慈爱,在这不懂事的小子那里只换了个“掩样术法儿”的评价。无奈,观音只好给他头上套一箍,手上套两箍,脚上套两箍,也可谓慈爱到家、温柔到家了。

大抵观音的降妖术法就像这莲花瓣变刀片,止恶向善者,坐上去是宝莲花瓣,执恶不悟者,坐上去是锐利刀片。这术法同出如来一路,但演法不同。寓杀气于十分十分温柔的套路之中,寄爱心于十分十分谨慎的过程之内。因而,观音称得上天地间第一温柔杀手。

观音身上还体现着“求人不如求己”的做人理念。《心经》中称观世音为“观自在”,“观自在”就是用自己的深刻智慧,照破生命的本质,达到五蕴皆空,从而度脱自我身心的一切苦厄。所以,每个人都是自己的观世音。

用于取经人身上,观音早在蛇盘山赠给悟空三根救命毫毛时就说明了自己的原则:“假若到了那伤身苦磨之处,我许你叫天天应,叫地地灵。十分再到那难脱之际,我也亲来救你”;“若到那无济无主的时节,可以随机应变,救得你急苦之灾。”观音向悟空讲得很明白,取经中只有遇到“十分难脱”、“无济无主”的绝境,我观音才会现身相救,那就是说取经只能靠取经人自己。取经人尤其悟空、唐僧也深明其理。取经之路已定,就是向西向西永远向西;取经之路也是取经人的人生之路,一旦确立了目标,就要朝着目标勇往直前。过八百里火焰山,就是一个形象的比喻。悟空从铁扇那里抢来了假扇,一搧结果烘然火起,连屁股上的毫毛都烧了,这时沙僧道:“似这般火盛,无路通西,怎生是好?”八戒道:“只拣无火处走便罢。”唐僧道:“那方无火?”八戒道:“东方、南方、北方,俱无火。”唐僧又问:“那方有经?”八戒道:“西方有经。”唐僧道:“我只欲往有经处去哩!”坚定目标,是做自我观音的基础,取经的目标是向西,纵然向西有火,也要火中趟出一条血路,而这条路也只能由取经人自己去开拓。

取经人是唐僧,他的自我观音,就是这条路要踏踏实实地一步一步走下去,直到终点,没有任何捷径可依。这也有一个形象的比喻。过八百里鹅毛不起的流沙河,悟空道:“这条河若论老孙去呵,只消把腰儿扭一扭,就过去了;若师父,诚千分难渡,有万载难行。”但取经人是唐僧,悟空代替不了,流沙河再难渡,唐僧还得渡,而且还得像凡人那样的涉水而渡。八戒赞叹悟空的斛斗云去得远,于是两人有一番讨论:

八戒道:“哥啊,既是这般容易,你把师父背着,只消点点头,躬躬腰,跳过去罢了,何必苦苦的与他厮战?”行者道:“你不会驾云?你把师父驮过去不是?”八戒道:“师父的骨肉凡胎,重似泰山,我这驾云的,怎称得起?须是你的筋斗方可。”行者道:“我的筋斗,好道也是驾云,只是去的有远近些儿。你是驮不动,我却如何驮得动?自古道,‘遣泰山轻如芥子,携凡夫难脱红尘。’象这泼魔毒怪,使摄法,弄风头,却是扯扯拉拉,就地而行,不能带得空中而去。象那样法儿,老孙也会使会弄。还有那隐身法、缩地法,老孙件件皆知。但只是师父要穷历异邦,不能够超脱苦海,所以寸步难行也。我和你只做得个拥护,保得他身在命在,替不得这些苦恼,也取不得经来,就是有能先去见了佛,那佛也不肯把经善与你我。正叫做‘若将容易得,便作等闲看’。”

这番讨论的意思是:唐僧肉体凡胎,像神仙那样带之凌空飞行难,像妖精那样摄之缩地行走易,但唐僧的路只能唐僧走,他们不能取代;他们虽然能轻易地飞到灵山大雷音寺,但即使见了佛也不能得到经,如来要的是唐僧,唐僧的目标追求,他们也不能越俎。因而,要取经,唯唐僧。

从具体的降妖除魔看,观音是取经队伍的第一救助神,整部书中,观音前期出现得频繁些,后期则很少出现,自七十一回收伏了霸占金圣宫娘娘的金毛犼后观音就不再出现在取经人的魔难中,直到最后取得真经后才出现。这也符合她的救助原则,前期取经队伍在组建,经验不足,自我救赎还在低层次,需要及时指导并救助,后期取经队伍自身素质提高,应该放手让其进一步锻炼,至于取经人在紧要关头也找到如来等或神或佛,那主要是由妖魔的出身来历引出的。观音的最后出现具有总结功能,而她总结的是针对取经人的八十难,因为缺少一难,额外又赠送了一次。虽不无滑稽,但却是作者的精心安排,因为观音既是取经队伍的组建者,也是取经过程的指导者,同时更是取经人魔难考验与自我救赎的设计者、见证者。

降魔当然第一战将是悟空,在悟空身上更典型体现这一“求人不如求己”的做人理念。唐僧的每一难,都是悟空冲锋陷阵,独挡一面;每一难,都是悟空千回百折,而又百折不挠;每一难,都是悟空陷入绝境,或查明妖精来历,为节省战斗成本,才去请求帮助;每一难,都是才履平地,又见高山,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而最终都能绝处逢生;每一难,都是悟空经受住毅力与意志考验的胜利,也是悟空战胜自我、挑战自我的真切展示。一个尚未修炼成形的白骨精要“三打”才灭,一柄小小的芭蕉扇要“三调”才得,一只太上老君的坐下青牛要“三请”才降。乃至老君的两个司炉童子悟空要“三变”(孙行者、者行孙、行者孙)才收。一个小小的红孩儿妖让悟空发了个“大昏”,一只巨毒蝎子精让悟空的铜头铁额疼痛难忍,一股黄风怪的妖风让悟空的火眼金睛暂时失明。无数次危及生命的考验,无数次自我救助的努力,才锻造出一个“斗战胜佛”的孙悟空。

“求人不如求己”不仅是一种具体的自我奋斗的展示,更是一种永不言败、永不放弃的思想境界。这就如同悟空被罩进黄眉老童的如意金铙里一样,任凭悟空使出浑身解数,动用无限神通,也无济于事。一是金铙的“如意”性,悟空小于芥子,它也小于芥子;一是它的坚韧性,脑后救命毫毛变成的梅花钻钻不动分毫,无论众神的扛、抬、掀、捎,休想挪动一丝。幸亏它硬如钢也软如绵,亢金龙的角钻进,悟空在其角尖钻一微孔,变成芥子般小,藏在里边,这才随金龙之角一起逃脱。假如悟空放弃,将会葬身黑暗之中,假如没有悟空的个人努力,外部条件再好,也无可奈何。整个取经过程,就像黄眉的金铙,胜出的是一种自我努力的境界。

从这个角度讲,是观世音提升了取经过程的价值,让这个过程灿烂着永不言弃的光辉,这片光辉也盖过了灵山的佛光。

有了观世音,民间就有了救苦救难的希望,有了救苦救难的希望,每人心中也就种下了一尊观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