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鉴赏辞典》之人物形象鉴赏(九)  作者:刘廷乾副教授
发布时间:2015-03-19 浏览次数:

太白金星

 

《西游记》中,在孙悟空闹龙宫、闯地府、反天庭的过程中,除了托塔李天王及二郎神等以武力措施进行镇压外,还辅之以其他手段,这涉及到两个重要角色,一个是太白金星,一个是太上老君。太白金星和太上老君一个是自然星辰人化出的神仙,一个是历史人物神化出的角色,但在对付孙悟空上,却显示出不同的人格力量和不同的思想境界。太上老君心狠手辣,善用权术,媚上欺下,纵虎行凶,却又胆小怕事;太白金星则和气可亲,忠厚善良,胸襟宽广,思密虑深,不以有色眼镜看人,处处从大局出发,也没有任何纵虎行凶的记录,因而深得悟空的敬重。虽然悟空也同他开开玩笑,但绝对是善意的。在孙悟空的眼里,神权佛位最重最高的几个人物,如玉皇大帝,悟空常带着嘲戏的口吻称他“玉帝老儿”;他保护唐僧取的是如来佛的经,要靠如来佛修成正果,却骂如来是“妖精的外甥”;观音菩萨对悟空来讲,既是取经队伍的保护神,又是悟空自我救赎过程中的导师,是师父级别的,有时也不免被悟空骂为“活该一世无夫”;太上老君更不在话下,悟空几乎是见一次对他开涮一次。所以,神佛世界的头面人物中,没有缺点又不乏高风亮节的恐怕就是这个太白金星了。

按天文学讲,太白、金星其义一也,指的都是金星这颗星辰。《诗经·小雅·大东》有“东有启明,西有长庚”句,启明、长庚指的都是金星,晨见于东方谓启明,夕见于西方谓长庚,故又有东启明、西长庚之说,又分称晨星、昏星。另据《史记·天官书》载:“察日行以处位太白。”正义引《天官占》云:“太白者,西方金之精,白帝之子,上公,大将军之象也。”所以金星又称太白金星,也简称太白或太白星。它是太阳系中第二颗接近太阳、又是最接近地球的星辰,故很容易引起人们的兴趣。传说太白金星主杀伐,因而古代诗文中多用来比喻兵戎。人格化、神格化后,把他描述为一个女性形象。早期道教经典就把他描绘为一个身着黄色裙子、头戴鸡冠状帽子、怀抱琵琶演奏的女神形象。这倒与西方世界相通,古希腊人称它为阿佛洛狄特,是爱与美的女神。罗马人把爱与美的女神称为维纳斯,于是金星也被称为维纳斯。天文学家把维纳斯每天梳妆用的宝镜借来做了金星的天文符号()。在中国,明代以后又把他的形象转化为一个童颜鹤发的男性神仙,有可能是受了《西游记》的影响。

太白金星也是道教神仙中知名度最高的神之一,地位仅在“三清”(元始天尊、灵宝天尊、太上老君)之下。他在《封神演义》等小说中也出现过,按《封神演义》的说法,元始天尊、通天教主(灵宝天尊)和太上老君三个师兄弟的师父是鸿钧老祖,太白金星和太上老君又是兄弟,是否太白金星的师父也是鸿钧老祖则不得而知,反正是小说家言。在道家的妄言中,元始天尊、灵宝天尊、太上老君都有一定的人物基础,如元始天尊是开天辟地的盘古,太上老君是道家的祖师爷老子,就连被尊为通天教主的灵宝天尊也被编了出身,是一个“托胎于西方绿那玉国,寄孕于洪氏之胞,凝神琼胎之府三千七百年”才诞生的一个人物。而太白金星则没有,他自始至终就只是一个自然星辰的化身。

太白金星没有一个中国古代的历史人物作依托,但太白金星的光环曾套在了一个名人身上,那就是唐代大诗人李白。传言李白之母梦太白金星入怀而孕,故诞生后取名李白,字太白。不过李白也确有几分“仙气”,学仙访道,使剑任侠,漫游天下,笑傲王侯,才气横溢,诗风纵放,故有“谪仙”的美誉,也有“诗仙”的才名。但也只是顺向而喻人,并非是逆向而造神,也就是说,并非李白的前身就是太白金星,至少善于造神造仙的道家并没有留意过。

《西游记》中的这个太白金星,地位崇高,仙望隆重,但他似乎只是一个孤身散仙,既没有相互联手的仙朋,也没有为之贴金的弟子,也不见神通广大的坐骑、童子、乃至宠物等等,甚至连看家的宝贝也没有,不靠势力,不依权势,体现的确实是一个正派仙家的风度。

太白金星身上体现出的是一种于朴实无华中又让人折服的人格魅力。在天宫的政治体制中,四大天王是维护天界治安的重要军事首领,而托塔李天王又是四大天王中的翘楚人物;太上老君是天界的宗教领袖,是天界的护法头子,宗教中的地位比玉帝都要高,可与一个护国法师的角色相当;而太白金星呢,应算是灵霄殿上玉帝身边的文臣的代表,又常代玉帝传达诏令,出使各方,职位相当于天庭中的丞相。这个神通法力都不怎么突出的金星老头,名压群仙,堪为玉帝文官第一,靠的就是他的胸襟、智慧以及办事能力。

因而,太白金星于《西游记》中的出场定型,就是一个胸襟开阔、顾全大局的贤相形象。对于一个大闹天宫的猴子,虽然最终靠如来“一掌定乾坤”,但过程中天庭基本采取的是先礼后兵的措施,是孙悟空“大闹”在先,才有天兵天将的“镇压”于后,也算做到了师出有名,从而为玉帝维护了颜面,为天庭保住了尊严,这个功劳归之于太白金星。悟空闹龙宫、闯地府,玉帝还一无所知,等到龙王、阎王告上天庭,查明悟空来历后,玉帝当即就发出了一道简单粗暴的命令:“那路神将下界收伏?”玉帝的这一处置,至少暴露出他的四点不足:一是自尊自大,谅你一个下界小妖,我天庭神兵一到,必将束手就擒;二是不察敌情,不知这猴子的本领到底有多大,就动用武力,则易生后患;三是不明仙、妖之道,这只猴子到底是仙是妖,他搞不清,所以干脆以“妖仙”称之,这决定了他做事的出发点的正确与否,是妖当除,是仙当收;四是处事简单无智。这时太白金星第一个出面了,他说了一番话:

上圣三界中,凡有九窍者,皆可修仙。奈此猴乃天地育成之体,日月孕就之身,他也顶天履地,服露餐霞,今既修成仙道,有降龙伏虎之能,与人何以异哉?臣启陛下,可念生化之慈恩,降一道招安圣旨,把他宣来上界,授他一个大小官职,与他籍名在,拘束此间。若受天命,后再升赏;若违天命,就此擒拿。一则不动众劳师,二则收仙有道也。

金星首先和风细雨地给玉帝上了一课:这猴子先天后天的根基都好,先天是天地所育、日月所孕,后天是学仙成道、修成人身,得出的结论是,此猴虽活动于下界,却是仙不是妖,是仙就该招而服之,而不应擒而灭之。金星可谓善揣“圣心”,先晓以“理”,再献以“策”,这“策”也直白明确——“招安”。这样做的好处,不只是金星所言的“一则不动众劳师,二则收仙有道”,至少还有一个不便明说的好处,那就是存你玉帝脸面,保我天庭尊严。果然,“玉帝闻言甚喜:‘依卿所奏。’”

当时灵霄殿群臣,也只有太白金星将悟空明确定性为“仙”,这显示出了他的眼界。唯其如此,下界招安的使命,也只有他才能担当,于是他就以钦差大臣的身份被玉帝派往了花果山。但金星很精明,也很谦虚,一点也没有端出钦差的架子来,更没有假玉帝之威,假天庭之尊,而是入乡随俗,以情引路。以他的天界上仙本领,再怎么不济,也完全可以直闯猴王大帐,而他却按照花果山规矩,让传令小猴一级级上报:“我乃天差天使,有圣旨在此,请你大王上界。快快报知!”先言明“天差”身份,既说明是带着上天权力而来,又防止产生误会,因为小猴子们看到的是“外面有一老人,背着一角文书。”普通的打扮,就有着朴质的亲和力。然后在小猴面前也是口称“大王”,而且用了个“请”字,是把你猴王请上天去。果然赢得了悟空的“大喜”、“多谢”并“排筵宴款待”,招安工作顺利进行。来到南天门,被守门天将阻挡,悟空以为上当受骗,骂金星是“奸诈之徒”,金星也不因为到了自家地盘上了,就可以摆架子了,而是一番“仙箓”、“官名”的劝解,使悟空乖乖地跟他而进。对把门天将称悟空是“下界仙人”,转眼到玉帝面前又称“已宣妖仙到了。”这件事可以看出,太白金星处事有理有节,又不乏八面玲珑之智。他抓住了悟空好胜、好名、好奉承的特点,又拿捏住了玉帝卑夷下界、即仙亦妖的“妖仙”心态,在天神面前抬高了悟空,在悟空面前又体现了玉帝的尊严。摸透心理,是做事成功的基础,金星就是。

太白金星的高瞻远瞩性还在于,不以突发事件、偶然事件而轻易改变观点,动摇根本。孙悟空嫌弼马温官小,一气之下,跑下了天庭,玉帝当即着李天王并哪吒领两路神元,兴师下界,悟空竖起“齐天大圣”旗帜,将天王父子打得大败。玉帝还要增兵,这时太白金星又出面了,他以仁爱之心请求玉帝原谅悟空的率性与莽撞,提出的依然是招抚的策略,依然是欲服其人先服其心的指导思想,给玉帝出了个“有官无禄”的主意,他用心做事,自然也深知悟空,他知道孙悟空并不在乎什么俸禄与条件,在乎的是名分与地位,那就干脆让悟空的齐天大圣旗帜插上天庭。面对花果山水帘洞前的严阵以待、杀气腾腾,他再一次只身入“猴穴”,宣告上天诏令。太白金星诚实朴实的人格,只打了一次交道,悟空就知他是个好人:“今番又来,定有好意。”在金星的努力下,于天庭起造大圣府,安设二神司,并有“御酒”、“金花”相送,还让这大圣府紧邻蟠桃园的优美景致,悟空也着实过了一把天界上仙的瘾。可以说,太白金星仅凭三寸之舌,不动一刀一兵,就维护了一段时间的天庭的安宁。要不是玉帝与王母“世家门阀”思想作怪,蟠桃宴请柬竟无齐天大圣之名,也不至于有后来的大闹天宫。请如来佛“安”一次天是要付出物力与政治上的投资的,玉帝要倾天庭所有重臣上仙坐陪,王母娘娘还得亲自下舞池舞蹈,并奉上仙桃,可谓请佛容易送佛难。其实真正的以怀柔政策“安天”的却是太白金星,可惜玉帝并没有特别看重身边的这个老臣,如来可享受安天大宴,而金星则默默无闻,如此却也正显示着太白金星的人格。

即使剥去太白金星作为玉帝身边的重臣这一政治光环,把他放进一般仙人的队伍里,他仍旧是个榜样式的人物。这在于他的主动现身、乐于助人的美好品质。取经过程中,太白金星多次明保暗助,不计名利。他的每次出现,对于孙悟空来说,都有意外的惊喜。意外,是说他不请自来,主动现身,这比那些悟空三请四求还要讲条件的神佛们,其思想境界不知要高出多少倍。比如太上老君,明明是自己手下为妖生祸,悟空请主人除妖,这主人还要提出不要伤及手下的条件。整个悟空降妖除魔过程中,似乎只有极少数的神佛们主动帮忙,例如对付黄眉怪的时候,弥勒佛主动现身了,但他是替手下擦屁股来了,否则他也有个管束不严之罪。而太白金星则干净得很,悟空所遇到的男妖女怪,统统与他无干,他也不朋比结党,如来与他无涉,观音与他无交,纯粹是怀着一颗正直之心救人于危难,主动现身帮助悟空,就是冲着悟空是个人物、取经是大道伟业而去的。惊喜,是说他是真心相助,未雨绸缪,因而太白金星的出现,常常是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取经队伍一行四人中,仅从个人层面来看,就有三人直接得到金星的帮助,悟空自不必说,唐僧取经第一难是双叉岭所遇寅将军(虎)、熊山君(熊)、特处士(牛)三怪,当时还未收孙悟空,身边跟随全是凡人,性命攸关之际,太白金星化一“老叟”出现了,不但救了唐僧,还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前行自有神徒助。”按理说,取经是佛家的事,此时之难,有责任且最该出手相助的应是观音菩萨,是见义勇为精神,让太白金星抢了个先。二十一回写悟空欲求灵吉菩萨降伏黄风怪,但不知何处去请,这时金星主动化身老者,前来指路,为做到化身无痕,他还装作无知状,问悟空是不是到灵吉菩萨处取经。当八戒知道老者就是太白金星时,立即勾起了一段感恩回忆:“恩人,恩人!老猪若不亏金星奏准玉帝呵,性命也不知化作甚的了!”这段公案出在天庭,当年老猪调戏嫦娥,也是这个太白金星从玉帝那里为他求得不死。存着一颗公心、仁心,让金星恩布仙界而不求报。

对取经队伍的最大一次帮助,莫过于八百里狮驼岭前太白金星演出的一场“仙人报信”。这一难妖兵最多,仅狮驼岭就有四万七八千;魔头最狠,狮、象还在其次,金翅大鹏雕吃了一国臣民,如来佛还是他的外甥;战线最长,从狮驼岭到狮驼城,一关比一关难过。如果没有提前预警,孙悟空必栽大跟头,取经队伍也有覆没之危险。关键时候太白金星来了。但问题来了,虽说狮驼岭“妖情”重大,但此时的悟空连个妖精毛还没见着,而且是一路降妖除魔无数,已誉满西方,志满意骄,这妖情他如何相信?既不相信,又怎能重视?于是太白金星化成一白发飘飘的老者,一腔正义,一腔热情,更有一腔智慧,将这岭前报信拿捏着火候,添逗着趣味,慢慢地铺垫,浓浓地渲染,最后真身一现,效果立收。

太白金星掌握了八戒的虚张声势与反常表现,常常会引起悟空的重视这一特点。所以他避其主力,先击偏锋,先吓倒八戒,再提起悟空的警觉性。悟空变成一个“干干净净”、“目秀眉清”的小和尚,来到金星变的老者面前,老者先不报告妖情,而是摸着小和尚的头,与其开玩笑,问及妖情,他也不细讲,只是以笼统的大话相告:“那妖精一封书到灵山,五百阿罗都来迎接;一纸简上天宫,十一大曜个个相钦。四海龙曾与他为友,八洞仙常与他作会,十地阎君以兄弟相称,社令城隍以宾朋相爱。”他知道悟空不相信,再谈无益,所以逼悟空现出原形,以吓得“面容失色”、进而推聋装哑尽快结束与悟空的对话,目的是让八戒来问,因为信息总得传达到位。八戒来了,他先问道:“可老实么?”八戒道:“我生平不敢有一毫虚的。”于是才详细向八戒说了魔头有多少,魔力有多大,以及妖精的兵力及布署。果然,“那呆子闻得此言,战兢兢跑将转来,相近唐僧,且不回话,放下钯,在那里出恭。行者见了喝道:‘你不回话,却蹲在那里怎的?’八戒道:‘唬出屎来了!’”铺垫成功后,金星真身显现,又郑重嘱咐了悟空一番,这才引起了悟空的重视,促成了孙悟空狮驼岭一役的战略战术的正确调整。与通常的指路报信不同,太白金星的这一次出现,不仅非常必要,而且作用重大。

太白金星身上,还有着宽厚祥和、一视同仁的思想境界。在神仙界、在取经人那里,他能帮的帮,能救的救,秉持公心,尽其所能。他的这种古道热肠,也同样的施于人间,在车迟国,他借力除害,使五百名和尚脱离了苦海。他深藏不露,把这一莫大的善举提供给悟空去做,把这一莫大的功德戴在了悟空头上。他的用心是良苦的,先托梦给这些做苦役的和尚们:“我们梦中尝见一个老者,自言太白金星,常教诲我等,说那孙行者的模样莫教错认了”;“他在梦寐中劝解我们,教不要寻死,且苦捱着,等那东土大唐圣僧往西天取经的罗汉。他手下有个徒弟,乃齐天大圣,神通广大,专秉忠良之心,与人间报不平之事,济困扶危,恤孤念寡。只等他来显神通,灭了道士,还敬你们沙门禅教哩。”对悟空的评价如此之高,是出于对悟空品行的充分肯定,也是出于对悟空才能的充分肯定。一己之善,延及他人,“六丁六甲、护教伽蓝”也加入到保护和尚的队伍中来,孙悟空更是车迟国斗法,扶正去邪,改变了一国风气。太白金星甘为人梯,等到善果出现时,他则早已悄然隐去了。其实,太白金星在这里还表现为一种境界,车迟国因为三个妖道,而猛刮兴道灭佛的妖风,太白金星也属于道教,但他不偏袒同门,为兴道而灭佛,那就是用之于不善,就是教门败类,是败类则必除之。他希望车迟国此后还敬“沙门禅教”,达到了真正抛弃门户之见的境界。一个人,怀着一颗宽容心、仁爱心、公正心、不计名利心,则无往而不善,太白金星就是。

太白金星身上,有着求真务实、一片公心的人格魅力。这在调查老鼠精与托塔李天王关系的案件上有集中表现。陷空山无底洞的老鼠精,有两个好听的名字,一个叫半截观音,一个叫地涌夫人。这地涌夫人将唐僧摄进无底洞中,强逼成亲,以求采阳补阴。老鼠嘛,自然“狡鼠三窟”,悟空在洞中未找到老鼠精,却发现了她供奉的一个牌位,上写“尊父李天王之位”,这还了得!堂堂一个天王,竟然纵女下界为妖,悟空拿着这重要证据,一纸御状告到了玉帝面前。状子的主要内容是“假妖摄陷人口事”,并具体写道:“有托塔天王李靖同男哪吒太子,闺门不谨,走出亲女,在下方陷空山无底洞变化妖邪,迷害人命无数。今将吾师摄陷曲邃之所,渺无寻处。若不状告,切思伊父子不仁,故纵女氏成精害众。”罪行严重,案情重大。孙悟空与李天王又有宿仇,五百年前,李天王奉命捉拿闹天宫的悟空时,首战就被悟空打败了,因此一口怨气憋了五百年,五百年后竟然又栽在悟空手里,气更是不打一处来。这么棘手的案子,就只有太白金星去办了,因为他最求真,也最公正。根据金星对悟空的了解,再加证据在手,他知道悟空不会有意诬告。但查出事件真相并不是终极目的,终极目的是激励天王前去捉拿这个地涌夫人。因而他没有没法去控制天王的情绪,慢慢剥开事件的真相,而是有意看着天王自我陷入被动境地,等到盛怒之下把悟空给捆了,才由他的儿子哪吒说出了真相:“那女儿原是个妖精,三百年前成怪,在灵山偷食了如来的香花宝烛,如来差我父子天兵,将他拿住。……当时饶了他性命。积此恩念,拜父王为父,拜孩儿为兄,在下方供设牌位,侍奉香火。”捆猴容易放猴难,天王只有大公无私地擒拿妖女,才能扳回自己的面子,而有天王出面,义女鼠精自然手到擒来。这就是太白金星的智慧。也只有他的人气与正气,才有资格处理大圣与天王的公案。

有品格,就有人格,有人格,就有人格魅力,有人格魅力就有人脉,这是太白金星给我们的启示;一己之善,延及他人,赠人玫瑰,手有余香,这也是太白金星给我们的启示。如果有天庭,希望主政的是太白金星这样的大臣;如果有神仙,希望我们身边出现的是太白金星这样的神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