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鉴赏辞典》之人物形象鉴赏(十一)  作者:刘廷乾副教授
发布时间:2015-03-19 浏览次数:

四海龙王

 

龙是中国人最为崇拜的理想神兽,中国称为龙的国度,中华民族称为龙的传人,龙文化也一直相伴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明。古代中国版图也习惯以“四海”界域——东海、南海、西海、北海,在古代中国人的心目中,龙既掌管海洋生灵又有代天行使司管人间风雨的权力,故有“四海龙王”之称。这个称号的叫响出自《西游记》,《封神演义》沿之。

龙,来自于原始图腾崇拜。远古时期每一个氏族部落可能都有自己的图腾,大都为某种动物,如牛、马、虎、鹿、蛇等,作为氏族间相互区别的标志。氏族部落间肯定也上演着存亡兼并的战争,后来,可能有个强大的氏族,把其他氏族都吞并了,于是就把各个氏族的图腾拼凑在一起,创造出一个新的理想动物形象,成为图腾,这就是所谓“龙”的来历。新形成的这个强大的氏族部落联盟,就是中华民族的始祖,所以龙就成了中华民族的象征,龙文化也就产生并传承下来。此无须多语。

与凤凰、麒麟一样,作为一种神兽、瑞兽,龙这种动物也只是一个理想化的存在。由于对龙的崇拜久远,《礼记·礼运篇》中将“龙、鳞、凤、龟,谓之四灵。”龙居之首;《说文解字》亦称 “龙”是鳞虫之长。至于其形,《山海经·北大荒经》中言:“西北海之外,赤水之北,有章尾山,有神,人面蛇身而赤,直目正乘,其瞑乃晦,其视乃明,不食、不寝、不息,风雨是谒,是烛九阴,是谓烛龙。”此段描述,有后世龙的基本形体特征“蛇身”,有主要神通“风雨是谒”(请风致雨)。李时珍《本草纲目》中称龙有九似:头似蛇、角似鹿、眼似免、耳似牛……,也不过是想象之辞,其义不过是说龙集诸多动物之所长。至于封龙为王,以“龙王”称之,则是封建皇帝们的行为了,人间皇帝代天帝理领四海、襟五湖、治八荒、统九州,是“天子”,加上中国特色,又称“真龙天子”,真龙天子屁股下的椅子自然也就称为“龙椅”,皇帝高兴了就“龙颜大悦”,不高兴了就“龙颜大怒”,揭了皇帝的“短”就叫“批龙麟”。皇帝要生“龙子龙孙”,那么多的龙子龙孙,自然也会良莠不齐,能成为后代真龙天子的也只能是其中的一个。于是,帝王家的“龙”,和中华民族的“龙”,以及自然之“龙”,又得对应上,作为神兽之龙又有“九子”之谓,又引申出“龙生九子不成龙”之说。

明代茶陵诗派的领袖人物李东阳的皇帝曾问及大臣们龙生九子为哪九子,大臣们面面相觑,无言以对,唯李东阳有急智也有博识,迎合了“上意”。李东阳《怀麓堂集》卷七十二《记龙生九子》篇有载:

龙生九子不成龙,各有所好:囚牛龙种,平生好音乐,今胡琴头上刻兽是其遗像;睚眦,平生好杀,今刀柄上龙吞口是其遗像;嘲风,平生好险,今殿角走兽是其遗像;蒲牢,平生好鸣,今钟上兽钮是其遗像;狻猊,平生好坐,今佛座狮子是其遗像;霸上,平生好负重,今碑座兽是其遗像;狴犴,平生好讼,今狱门上狮子头是其遗像;赑屃,平生好文,今碑两旁龙是其遗像;蚩吻,平生好吞,今殿脊兽头是其遗像。

而与李东阳同时代的状元杨慎在他的《升庵集》卷八十一《龙生九子》篇中,所载的龙之九子,与李东阳的相比,其名称、特性、功用等,有所同,也有所不同:

一曰赑屃,形似龟,好负重,今石碑下趺是也;二曰螭吻,形似兽,性好望,今屋上兽头是也;三曰蒲牢,形似龙而小,性好叫吼,今钟上纽是也;四曰狴犴,形似虎,有威力,故立于狱门;五曰饕餮,好饮食,故立于鼎盖;六曰蚣(左虫右夏),性好水,故立于桥柱;七曰睚眦,性好杀,故立于刀环;八曰金猊,形似狮,性好烟,故立于香炉;九曰椒图,形似螺蚌,性好闭,故立于门铺首。

所谓龙生九子,不过是臆造传说,李东阳与杨慎的不同,也没什么好考证的,也并不显示谁比谁更有知识。有意思的是,这个“龙生九子不成龙”的传说,也被《西游记》作者改头换面,巧妙地运用于小说情节中。四海龙王有个妹夫是泾河龙王,当年因与人间高人打赌而输,故犯天条被丞相魏征梦中斩杀。这对龙妇龙妻生有九个儿子,九子小鼍龙在黑水河捉拿了唐僧,悟空问罪到北海龙王敖顺那里,他们有一番对话:

龙王道:“舍妹有九个儿子。那八个都是好的。第一个小黄龙,见居淮渎;第二个小骊龙,见住济渎;第三个青背龙,占了江渎;第四个赤髯龙,镇守河渎;第五个徒劳龙,与佛祖司钟;第六个稳兽龙,与神宫镇脊;第七个敬仲龙,与玉帝守擎天华表;第八个蜃龙,在大家兄处,砥据太岳。此乃第九个鼍龙,因年幼无甚执事,自旧年才着他居黑水河养性,待成名,别迁调用。谁知他不遵吾旨,冲撞大圣也。”行者闻言,笑道:“你妹妹有几个妹丈?”敖顺道:“只嫁得一个妹丈,乃泾河龙王。向年已此被斩,舍妹孀居于此,前年疾故了。”行者道:“一夫一妻,如何生这几个杂种?”敖顺道:“此正谓龙生九种,九种各别。”

顺手拈来,随口而讽,即成妙文。

龙王既为海之主宰者,海又由江河之水汇之而成,广而泛之,在中国,凡是有水之处则皆有龙,江河湖泊,乃至饮水之井,皆有龙王辖之。《西游记》中写到的乌鸡国王被一个白鹿精变成的妖道推坠井中,占了王位,尸体就是靠井龙王的保护得以不坏,面容如生,所以才能复活。龙王既居水底,又要通观通视他的辖区,所以所居之宫要全视角透明式,因而所居龙宫必由透明水晶构建,故又称“水晶宫”。凡有水聚之处即有龙,而水域有大有小,所以龙亦有高低之品阶。海洋为大,自然海龙王为尊为大,代天司命也非他莫属。道家经典中就有“龙王品”,为之定级,有以方位为区分的“五帝龙王”,以海洋为区分的“四海龙王”。《西游记》中的“四海龙王”之说当来源于此。唐玄宗时有祭龙之诏,以祭雨师之仪祭龙王。宋徽宗大观二年(1108年)下诏天下五龙皆封王爵,封青龙神为广仁王,赤龙神为嘉泽王,黄龙神为孚应王,白龙神为义济王,黑龙神为灵泽王。此是以颜色区分的“五帝龙王”。至于“四海龙王”之名,则各家说法不一。明代徐道的《历代神仙通鉴》中是:东海龙王 敖广,南海龙王敖润,北海龙王敖顺,西海龙王敖钦;《西游记》中是:东海龙王敖广,南海龙王敖钦,北海龙王敖顺,西海龙王敖闰;《封神演义》中是:东海龙王敖光,南海龙王敖明,北海龙王敖吉,西海龙王敖顺;乾隆十七年的《台湾县志》记载,雍正二年敕封四海龙王之神,东曰显仁,南曰昭明,西曰正恒,北曰崇礼。前三者很明确,四海龙王是四兄弟,都姓“敖”,至于名则就不齐一了。由于《西游记》的巨大影响,《西游记》中的四海龙王之名自然也叫得最响。至于雍正皇帝的敕封,那是皇家之言,民间根本行不通,也叫不响。

在文学作品中,“龙”的出现,也相伴中国文学史的始终。中国最早的诗歌集《诗经》中就有龙旗十乘”、“龙旗阳阳”的句子;屈原《离骚》中亦有“为余驾飞龙兮,杂瑶象以为车”的句子。在小说中,最早的一篇有关龙宫、龙王、龙女的故事,是唐人李朝威的《柳毅传》(亦名《洞庭灵姻传》),写的是洞庭湖之龙。受《西游记》影响并晚于《西游记》的《封神演义》中,四海龙王虽不是主要角色,但借东海水域,为神话人物哪吒的出身,设计了一个生动精采的故事:哪吒幼时十分顽劣,不知自己身上戴着的肚兜和腕镯是仙家之宝,在九河湾洗澡时将肚兜放在水中,造成东海震荡,海底水晶宫也不得安宁。东海龙王派去调查的人却被哪吒以宝贝打死。敖光再派自己的三太子,三太子不但被哪吒所杀,更被剥皮抽筋。于是敖光向哪吒父亲李靖问罪,最后四海龙王向天帝奏告,抓了李靖一家解上天庭审判,并声称要大水淹城。哪吒敢作敢当,自杀以还父精母血,才平息了事端。最后哪吒在师傅太乙真人的帮助下复活,成为武王伐纣中的先锋。此后,龙王在《封神演义》中便再没有提到。

四海龙王在《西游记》中也没有担当主角,但这个龙王家族却参与了不少事件。孙悟空的东海寻宝实则启发了《封神演义》中的哪吒闹海,唐僧的坐骑白龙马原是一条小白龙王,是龙王之子。此外,龙王的身影也不时显现于《西游记》的神魔世界里。而且,《西游记》中的龙王角色,有好有坏,有正有邪,有见首不见尾的神龙,有念念不忘唐僧肉的恶龙。可描可画,可评可议。

同孙悟空相比,四海龙王的神通本领都不大,都打不过悟空,所以在悟空面前都显得很胆小,就怕悟空前来找事,因而悟空有求,一般都应。龙王虽是替天行使权力,但势力范围在下界,因而也就没有上天之神的颐指气使,显得谦逊些。而且他们的职责就是由雷公电母配合来行云布雨,一般不参与动用武力的行动,所以也就不需要强大的神通法力,虽为水中之王,其实水下的本领也不怎么强。他们是上天派出的机构,派到水里是龙王,派到陆地是山神、土地,派到地下是阎王。他们不同于玉帝身边的武将,他们是地方官,而且是终身不易的地方官,所以不需要专职之外的其他本领。因而他们与悟空打交道的性质,多数情况下其实是悟空借用了他们的特权。龙王四兄弟,个性相近,却也具体而微。他们基本上是唐僧取经间接上的佑护者;但他们的龙子、龙女、龙外甥,包括他们的近族远裔,却是良莠不齐,为人间做了不少坏事,为取经人制造了不少麻烦,龙种也有退化之势。

孙悟空从须菩提祖师那里学成归来后,首先打交道的是东海龙王。东海龙王居四海龙王之首,他在《西游记》中的现身也最多、最重要。东海龙王所以居尊位并不难理解,中国居于世界东方,自是东方为上,中国大陆又主要面临东海,且古时的东海又概指中国大陆东临的所有海域,中国古人又有日出东海之说,古代楚文化中的最高神为东皇太一,东皇太一其实就是中国人的日神。按《周易》所说,东为阳,则东海龙王自然就排名第一了。东海龙王敖广的突出个性是胆小怕事,谦逊有礼,虽心胸不算宽广,却也见义能为。孙悟空到他这东洋大海借宝,想寻一件趁手的兵器,说是“告求”、“乞赐”,实是明抢明夺,而且又不是奉旨而来,纯粹是悟空的自家行为。所以悟空的行为不算光明,但他敢表现得磊落。而敖广呢,对于一个尚未仙簿注册的来历不明的人物,他也迎之以礼,待之以诚,不厌其烦。先奉上一把“大捍刀”,再送上一杆“九股叉”,又呈上一柄重七千二百斤的“画杆方天戟”,悟空皆嫌其轻,最后连东海最珍贵之宝——重一万三千五百斤的定海神针如意金箍棒都送给了悟空。虽然有些不舍得,碍于悟空的威力,也只好割爱了。悟空还意犹未足,提出“一客不烦二主”,让龙王再送上一副披挂行头。虽有被胁迫的意味,但敖广还是相当配合的。他把他的另外三兄弟一齐传来,于是,北海龙王敖顺送上一双“藕丝步云履”,西海龙王敖闰送上一副“锁子黄金甲”,南海龙王敖钦送上一顶“凤翅紫金冠”,把悟空武装起来。应该说这龙王四兄弟表现得还不错。不过,南海龙王敖钦性格刚烈些,他大怒道:“我兄弟们点起兵,拿他不是!”适合于南方气温火热的特点。毕竟是长期做地方官,有御人之术,这里悟空一声“聒噪”走了,那里四海龙王就商量好了上奏玉帝。

有了这一次特殊的交道所建立起来的特殊交情,此后悟空有求于他们时,他们也不敢推三阻四,使自己陷入麻烦中,所以四海龙王都有些许狡猾的一面。尤其东海龙王敖广,不管悟空的求助,是合于常规的还是不合常规的,是为其贴金的还是有伤尊严的,只要不犯天条,他都力所能及地出手相助。悟空也把他当作了一个憨厚又不乏小家子气的老儿。悟空从五行山下爬起来,保护唐僧西行刚开始,就打死了剪径毛贼,此时他头上还没有金箍,被唐僧数落几句后,一气之下就跑了。他先来到了东海龙宫,龙王了解了情况后,竟像一个洞明世事的老人,以汉代张良“圯桥进履”的故事,轻易地就把悟空劝回去了。可谓劝人有术,心不正怎能劝人正?仅这一点,不得不让我们对这个东海龙王肃然起敬了。悟空大战红孩儿,求东海龙王以水来灭红孩儿的三昧真火,龙王不惜动用心思,打起天条律法的擦边球,而且四兄弟齐集上阵,虽然不济事,但精神可佳。

这东海龙王敖广,有时也情愿配合悟空做些荒唐滑稽的事。在朱紫国,悟空用马尿和锅灰等给生病的国王做了个大药丸,需用“无根之水”送下,于是请来了东海龙王,龙王没带雨器,就想了个法:“待我打两个喷涕,吐些涎津溢,与他吃药罢。”对付荒唐国君,就要用荒唐之法,敖广与悟空配合,上演了一出绝妙好戏。人们心目中的狰狞威严的龙王,在《西游记》作者的笔下,也有其滑稽可亲的一面。

除东海龙王外,四海龙王中,另一个着墨较多的就是北海龙王敖顺。他比其兄敖广更显胸襟与正直。不过,《西游记》的作者自己也搞混了,悟空东海寻宝时,东海龙王明确地介绍了他们兄弟四个,分别主管那个海、叫什么名。可向后写时,除了一个敖广就是一个敖顺,敖顺一会是北海龙王,一会又成了西海龙王,刚开始提到的西海龙王敖闰,只在写小白龙时点了一下。所以,四海龙王实际只写了两个。主管北海也罢、西海也罢,倒不影响对敖顺个性的塑造。

敖顺颇能明辨是非,不护己,不藏恶,儿子摩昂也争气,悟空两次称其“贤父子”,评价颇高。敖顺有几件事做得很漂亮,一是在狮驼岭,唐僧师徒四人全部被捉,狮精、象精、鹏精三怪将他们放于蒸笼里蒸吃,一人一层,“干柴架起,烈火气焰腾腾”。悟空叹道:“我那八戒沙僧,还捱得两滚,我那师父,只消一滚就烂。若不用法救他,顷刻丧矣!”悟空一念口诀,只见云端一声高叫:“北海小龙敖顺叩头。”随后,“龙王随即将身变作一阵冷风,吹入锅下,盘旋围护,更没火气烧锅。他三人方不损命。”北海之龙,当然不乏冷气。

二是知道了他的外甥小鼍龙捉拿了唐僧之后,他和儿子摩昂的态度与表现。儿子摩昂与外甥鼍龙恰是龙王家族后代的两类典型:摩昂是龙王家族的英雄,鼍龙则是龙王家族的败类。可能因为父亲早死,缺少父教,母亲因九个龙子又疏于管理,鼍龙又最小,所以小鼍龙就习上了一身坏毛病,他的四个厉害舅舅都不敢染指唐僧肉,他竟然打起了唐僧的主意。本来因他游手好闲,舅舅让他在黑水河修身养性,小小年纪他就养成了霸道作风,一到黑水河就霸占了河神的神府,并伤了许多水族,河神有怨无处诉。除了霸道,他还奸猾。看到唐僧正愁于渡河,他假扮渔人,撑一只独木舟引诱,而这舟一次只能坐下两人,八戒讨乖,要随唐僧过河,结果二人轻易落入了魔掌。除了奸猾,他又残忍。捉到唐僧、八戒,他计划“囫囵蒸熟”,又具柬请舅舅敖顺前来,以唐僧肉“暖寿”。除了残忍,他又狂妄。沙僧打上门,他口出狂言:“你师父是我拿了,如今要蒸熟了请人哩!你上来,与我见个雌雄!三合敌得我啊,还你师父;如三合敌不过得,连你一发都蒸吃了,你休想西天去也!”表兄摩昂兴师问罪,他竟大怒道:“我与你嫡亲的姑表,你倒反护他人!”扬言要与悟空也战“三合”,连悟空一块蒸。一生气,客也不请了,要“自家关了门,教小的们唱唱舞舞,我坐在上面,自自在在,吃他娘不是!”真是狂妄得可以。等到被捉,他则立即向悟空叩头求饶,又表现出一副流氓无赖的样子。

而敖顺父子则是另一番表现。了解了真相,敖顺即命儿子摩昂:“快点五百虾鱼壮兵,将小鼍捉来问罪。”态度非常明朗,对于自己的亲外甥,也毫不姑息。而摩昂更是正气凛然,一副英雄气概。见到表弟小鼍龙,他先来一句:“你来请我怎么?”让鼍龙自述其恶,接着来了一声断喝:“你这厮懵懂!”并训道:“你快把唐僧、八戒送上河边,交还了孙大圣,凭着我与他陪礼,你还好得性命;若有半个‘不’字,休想得全生居于此也!”骂其“泼邪”、“无状”。交起手来,也毫不手软:“把妖精右臂,只一简,打了个胧踵;赶上前,又一拍脚,跌倒在地。”干净利索。鼍龙被捉后,央求大圣解了拴他的铁索,他亲送唐僧出来,这时摩昂提醒:“这厮是个逆怪,他极奸诈;若放了他,恐生恶念。”最后还向悟空保证:“虽大圣饶了他死罪,我父决不饶他活罪。”有勇,有智,有理,有节,是个英雄气度。敖顺父子的这种大义灭亲行为,可钦可敬。此在第四十三回。

三是敖顺父子帮助悟空他们捉拿三个犀牛精的表现。九十二回,青龙山玄英洞的三个犀牛精逃进海中,敖顺反应迅速,即命摩昂点水兵相助,顷刻间虾兵蟹将总动员,三牛也很快被杀被擒。悟空非常感激:“犀牛肉还留与龙王贤父子享之。”北海龙王父子,为龙王家族写下了辉煌的一笔。

摩昂是龙王家族的少年英雄,小鼍龙是龙王家族的纨绔败类,小白龙则是龙王家族的回头浪子。浪子回头金不换,小白龙最终修成正果,成为龙王家族获得最高荣誉的一个。

小白龙的出现,也为他的父亲西海龙王敖闰补上了一笔。早年的小白龙,也和小鼍龙一样,无法无天,他竟然纵火烧了殿上明珠,其实这事也不算大,但天上的法律严,沙僧不也就打了个玻璃杯吗?关健是小白龙父亲的素质高,这敖闰就一状告上天庭,告了自己儿子“忤逆”。这样也就小恶变成大罪了,天庭自然也就来了个重判:“吊在空中,打了三百,不日遭诛。”龙王老子也是用心良苦——不下猛药,不足以警顽。而为警顽,甚至不惜断根绝后。幸亏小白龙遇到了观音菩萨这个好导师,不但被救了一命,还由此走上了光明大道。

吃唐僧坐下凡马,是为了脱胎换骨。小白龙从此加入取经队伍,戴罪的悟空、八戒、沙僧还能通过降妖除魔风光风光,而白龙马呢,跋山涉水,披荆斩棘,甘苦备尝,也只能默默无闻,永远是无穷无尽的向西向西再向西。不过,作者也没埋没了他,关健时候给了他精采的一笔。读完一遍《西游记》,如果要问我们沙僧的塑造有哪些典型情节,还真难一口说上来,但一想到三十回中那个当了妖精还痴情不改的宛子山波月洞的黄袍怪,就立即想到了白龙马。悟空因三打白骨精,被唐僧赶走,取经队伍在接下来黄袍怪的这一难中,一派惨淡景象:猪八戒打不过妖精,临阵脱逃,扔下弱弟沙僧,躲进草丛睡觉去了;沙僧被捉进了妖精洞,已打好了牺牲在那里的谱;妖精则山洞藏美人,朝廷去认亲;唐僧被妖精变成了一只恶虎,宝象国君臣则只认妖婿不识真僧。危难之时,白龙马挺身而出。

当时的妖精,被昏庸的君王当作了东床快婿,待以国礼之遇。黄袍三杯酒下肚,忍不住妖性大发:先是把一个琵琶女抓过来,“扢咋的把头咬了一口”。继之喝上一口,扳过一个人来,“血淋淋的啃上两口”。唐僧变猛虎,妖精吃活人,这一切都发生在白龙马面前。作者也很难得的在此给了白龙马一段心理描写:

他也心中暗想道:“我师父分明是个好人,必然被怪把他变做虎精,害了师父。怎的好,怎的好?大师兄去得久了,八戒、沙僧又无音信!”他只捱到二更时分,万籁无声,却才跳将起来道:“我今若不救唐僧,这功果休矣,休矣!”

这段心理描写很有必要,八戒、沙僧尚且保不了师父、打不过妖怪,他一人更是独力难支,但他力弱心不弱,瞬间已做出了舍生取义、献身求“功果”的准备。虽是为义赴死,但小白龙沉着机智,知己知彼。自家本领小,与妖怪硬拼,只能自取其祸;妖怪本领虽大,但好色会迷其双眼。于是小白龙摇身一变,变成一个“身体轻盈、仪容娇媚”的宫娥,施了个“美人计”:

小龙接过壶来,将酒斟在他盏中,酒比钟高出三五分来,更不漫出。这是小龙使的逼水法。那怪见了不识,心中喜道:“你有这般手段?”小龙道:“还斟得有几分高哩。”那怪道:“再斟上!再斟上!”他举着壶,只情斟,那酒只情高,就如十三层宝塔一般,尖尖满满,更不漫出些须。那怪物伸过嘴来,吃了一钟,扳着死人,吃了一口,道:“会唱么?”小龙道:“也略晓得些儿。”依腔韵唱了一个小曲,又奉了一钟。那怪道:“你会舞么?”小龙道:“也略晓得些儿,但只是素手,舞得不好看。”那怪揭起衣服,解下腰间所佩宝剑,掣出鞘来,递与小龙。小龙接了刀,就留心,在那酒席前,上三下四、左五右六,丢开了花刀法。那怪看得眼咤,小龙丢了花字,望妖精劈一刀来。

可惜小白龙的这一刀未击中,终因力弱,被妖精在后腿上重击了一下,只好一头钻下水去。对小白龙的这段描写,既切合角色特征,又充满情趣,还做到了刚柔相济。以男性化为少女,就有了刚柔结合的特点,斟酒之技,既演出龙王家法,又传出女性之柔;舞剑之术,既“意在沛公”,又招招刚狠。一刀劈来,也让他的英勇毕现。

小白龙的境界还不止此,负伤之下仍不弃本职。更难得的是,当八戒劝他“你挣得动,便挣下海去罢。把行李等老猪挑去高老庄上,回炉做女婿去呀。”小白龙的表现则是“止不住眼中滴泪”。此情此景,既悲壮,又让人感动。

对小白龙的刻画,有了这一个典型情节,就已完美了。悟空降妖,八戒辅助,沙僧看护师父,白龙只当好脚力就行了。须知他在取经队伍中的角色定位就是这样,他是一匹默默无闻的马,不是一条腾云驾雾的龙,只能当马骑,不能当龙使。白龙马表现太多了,就偏离修炼之途了。

龙文化在普通大众心里,还一直存于人们的自然观中,久旱逢甘霖,人们感激龙王,风调雨顺,人们答谢上苍。人们对龙的感觉,也只是他的降雨职能。在生产力低下的时代,牵手日月的,总是少见的风调雨顺;相伴生活的,常是多发的洪涝干旱。所以,人们对龙是敬而畏之的。龙文化的内涵也就始终难以走进人们社会心理的深层面中去,充其量,在自然条件突发恶化的时候,人们把它归于统治者的荒淫与无能,这可以上升至社会观念的层面,但依然不能走进个体中去。龙不像观音,人们吃斋念佛,广行善事,也会得到善的报答,这不只停留在观念上,也体现于生活中。比如,有一事,苦尽甘来,有一境,逢凶化吉,有一人,弃恶从善,就可以与佛心善念相联系,虽然这联系天知道有没有,但这些现象于生活中是确实的也是普遍存在的,因而说人人心中有个观世音。但谁能相信人人心中有个龙王呢?当然,这也与造神的基础不同有关,观音来自于社会人的神化,而龙王来自于自然力的神化。

《西游记》虽然也不可能改变这一切,但它以想象幻想的方式,把人们心目中的那个僵化、标本式的龙,写出了血肉和生命活力。人们从中知道了龙王家族有长有幼,有好有坏。也感知到东海龙王敖广“喷涕”下药的滑稽,北海龙王敖顺除恶不避亲的大义,也了解到白龙马坚韧的品格和英勇无畏的精神。人间珍宝聚龙宫,而碧波潭的万圣老龙及其婿、女,也贪恋宝塔上的明珠、灵霄殿的芝草。一个个龙王,一群群虾兵蟹将,也让这中华水域,更加充满了魅力。至少,“四海龙王”布雨时,要严格遵照几尺几寸几点的指令,会让我们想:他们是如何做到这么准确的?尽管只是跑跑龙套,还没有哪一部小说像《西游记》这样,把龙王家族写到这么生动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