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鉴赏辞典》之人物形象鉴赏(十二)  作者:刘廷乾副教授
发布时间:2015-03-19 浏览次数:

镇元大仙

 

一个神通最厉害而又胸怀大度的地仙之祖,一种天地灵根所孕育的世间奇果,演绎出一个妙趣横生的偷嘴惹祸故事。

唐僧师徒四众被黎山老母、观音、文殊、普贤四圣考验禅心,使猪八戒大受惩戒,这是一场情色的考验。接下来四众来到万寿山五庄观,偷食了人参果,推倒了草还丹,结果闯下了弥天大祸,又经历了一场贪食的考验。

小说中的观音甘泉活树故事,是有所本的。历史上的玄奘取经到达印度时,听到了一个故事,他就把这个故事写进了他的《大唐西域记》中。这个故事是:当时的印度有个摩揭陀国,是古印度的十六大国之一,它在公元前七世纪时已很强大,国都是王舍城,国王频毘婆罗是佛教的大保护者。国中有一座名山前正觉山,山的西南有一棵神奇的圣树菩提树(原名毕钵罗树),四周环以砖石城墙加以保护,并建有许多宝塔精舍。这棵菩提树所以如此被珍重,是因为它有一段不同寻常的经历。

传说释迦牟尼修行时此树已高数百尺,佛祖当年就是于此树下悟道证果,涅槃后此树便受到特别崇敬,四方国王,八方信徒,于佛祖涅槃日纷纷来此树下施乳供香。到了无忧王(即阿育王)继位后,他受了外道邪教的影响,将这棵菩提树连根砍倒,由拜火教的婆罗门放火焚烧,结果火中忽现两棵翠绿菩提树,阿育王悔悟,命人以香乳浇灌,并从此改礼佛祖。而其王妃又暗中派人于半夜将树砍倒,阿育王再次以香乳将树复生,并加以保护。

几世纪后,反对佛教的设赏迦王派人将树掘出,并灌以甘蔗汁以烂其根。此时阿育王的国家也已四分五裂,其末代孙满胄王以千牛之乳又让树复活。等到玄奘到来时,树梢已高出墙头二丈多,感其神圣而记录下来。不过是借菩提树来宣扬佛祖的法力。《西游记》中的这棵人参果树,是借观音菩萨净瓶中的甘露使之复活的,更加合情合理。

然而,《西游记》中的唐僧五庄观一劫,所重不在树而在其果,重其果是为了高其人,是为了显示镇元大仙这个“地仙之祖”的不同凡仙之处。

先看万寿山五庄观里的这棵人参树的不同凡俗:

那观里出一般异宝,乃是混沌初分,鸿蒙始判,天地未开之际,产成这颗灵根。盖天下四大部洲,惟西牛贺洲五庄观出此,唤名“草还丹”,又名“人参果”。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再三千年才得熟,短头一万年方得吃。似这万年,只结得三十个果子。果子的模样,就如三朝未满的小孩相似,四肢俱全,五官咸备。人若有缘,得那果子闻了一闻,就活三百六十岁;吃一个,就活四万七千年。

这地界之仙果,也唯有天界王母娘娘的蟠桃园里的蟠桃可与之相配,而似犹不及。因为王母娘娘的蟠桃要分出三等,最上等的才是“九千年一熟,人吃了与天地齐寿,日月同庚。”且天上的蟠桃,无论其形与色,人间也有其相似的凡种,只不过无其巨大的延寿功能而已。而镇元大仙的人参果,虽生于人间,其形其色,却在人间、在天上都找不到它的同种,唯此一地,只此一株,乃是不可复制的孤品。有此一宝,镇元大仙虽为地仙,也足可傲视同类。

再看镇元大仙的不寻常的履历与地位。他的道号叫“镇元子”,“混名与世同君。”既“与世同”,则自从天地开辟有了世道,他就出现了,因而也就是当然的“地仙之祖”了。所以,只有天地才在他之上,余者皆是后辈。唐僧入殿所见是:“只见那壁间挂着五彩装成的‘天地’二大字。”唐僧拜完,与大仙的二童子有一段精采对话:

“仙童,你五庄观真是西方仙界,何不供养三清、四帝、罗天诸宰,只将‘天地’二字侍奉香火?”童子笑道:“不瞒老师说,这两个字,上头的,礼上还当;下边的,还受不得我们的香火。是家师父谄佞出来的。”三藏道:“何为谄佞?”童子道:“三清是家师的朋友,四帝是家师的故人,九曜是家师的晚辈,元辰是家师的下宾。”

这地位够高的,这话语也够狂的,按小童所言,这大仙在道家的地位应与玉清、上清、太清平列。难怪悟空笑得打跌,认为这两个小童在“捣鬼”、“扯空心架子。”

有了如此显赫的履历与地位,那还要看这大仙的道行怎么样。“大仙门下出的散仙,也不计其数,见如今还有四十八个徒弟,都是得道的全真。”只这两个最不济的看门小童就令人刮目:明月一千二百岁,清风一千三百二十岁,真是宰相家人四品街,大仙家里也无凡童。想想通天河里的老鼋,在这河里苦苦修行了一千三百余年,才会说人话,还不能脱去本壳,修个人身,更通不得佛祖,还得低声下气地拜求唐僧转告。而这镇元大仙及其弟子,只有上清天上弥罗宫里的元始天尊的讲座,才值得恭敬一听,真是地位不同,眼界大异啊。

悟空亲见观音菩萨在南海落伽山紫竹林内,亲削竹篾,亲编鱼篮;他在镇元大仙的后花园的深处,看到的却是一座菜园,什么茄子、葫芦、菠菜、葱蒜,一应俱有。悟空不禁失笑:“他也是个自种自吃的道士。”本来嘛,人家是地仙,养身当然取之于地,不像天界之神,餐风饮露,为了一尝蟠桃而趋之若鹜。一个种菜道士,却养着这样一株人参果树,这就不能不让人们像崇拜观音菩萨一样,对其仰慕有加了。

大仙的擒拿打斗手腕也是从容不迫,雍容高雅,既大度,也有风度。两度擒拿悟空五众,使的都是同样的“袖里乾坤”手段,手法根本就未换,也无须换,因为双方本领悬殊大,他并未把大闹天宫的悟空放在眼里,两次都是手到擒来。他也给了悟空面子,不是一下子就把他们装进袖中,而是用他那道家拂尘玉麈先潇洒地“左遮右挡”它三两个回合,然后使一个袖里乾坤手段:“在云端里,把袍袖迎风轻轻的一展,刷地前来,把四僧连马一袖子笼住。”这软软的袖子里竟能玩转乾坤。八戒不自量力,以钯筑去,却发现“比铁还硬。”黄眉童子从弥勒佛祖那里偷来的人种袋、金钹,恐怕也没镇元仙的这“铁布衫”厉害。这“袖里乾坤”手段,无论于仙于神于怪,都见所未见,新奇是新奇了些,但未见技高,也未见力雄。至于捉到悟空等人后的惩罚手段,什么龙鞭抽、油锅炸之类,不但不新奇,甚至很拙劣。但这没什么,不用武器,不耍手腕,袍袖一挥,而强敌束手,这才是大仙风度。

其实,以上这些仅是我们看到的一个直观的镇元大仙,从悟空等偷食人参果,到救活人参果树,这根本上是镇元大仙精心布设的一个局。问题是,他为何要设这样一个局,自己又尽量保持置身局外,而深藏不露呢?

那要先看他布设的这个局的特点。他善于借势布局,而且做得天衣无缝,让悟空等人自觉往里钻,而又浑然不觉。

首先,以镇元大仙的法力,他是知道什么时候取经人会路过他的五庄观的,他也明确应该礼待唐僧,因为唐僧是如来弟子金蝉子转世,不看僧面看佛面,礼待唐僧也就等于尊敬如来,虽然“道不同,不相为谋”,但对于教派高层来说,相互敬重的器量应该是有的,何况五百年前,他曾应佛祖之邀参加过兰盆会,受到过金蝉子的礼遇。所以,他的基本态度很明确:对取经人不但要接待,而且要很好地接待。

其次,五百年前,那也正是孙悟空大闹天宫的时候,齐天大圣的威名四海皆知,八洞都晓。当年这个猴王盗蟠桃、偷御洒、窃灵丹,也算是天地间第一大贼头,且其本领也只有如来才能降服。这一切,镇元大仙当然熟知。何况还有一个馋嘴贪食,好惹事生非的猪八戒。所以,他的态度也很明朗:“唐三藏虽是故人,须要防备他手下人罗唣,不可惊动他知。”

唐僧必适时而来,悟空、八戒等又很可能要“罗唣”,五庄观内又客观存在着极容易引起“罗唣”的人参果,这一切,镇元大仙必能掐指算出。然而他又是怎么做的呢,他是有意埋下导火索,有意预设引起“罗唣”的事端。

一、镇元大仙的“装愚”。明知事态的发展会是一个什么走向,而他偏偏制造一个不在事发现场的情势,而这个情势又是非常客观的,因为他接到了元始天尊的请柬,不能不到上天去听“混元道果”。依照镇元大仙的神通与法力,他应该能够将这两个时间错开,即使确实不能错开,我们想他也是分身有术的,至少可以周密布署一个他不能临阵的保安计划。而事实是,他不但没这样做,甚至还做出了相反的举动,似乎在暗中怂恿事态向不利于他的方面发展。因为给我们的印象是,人参果树是他的性命宝贝,养贼家中,乃至有意向贼露宝,这当然对他是不利的。

二、镇元大仙的“破绽”制造。先是人员安排。他身边有四十八个徒弟,“都是得道的全真。”他却带走了四十六个,只留下了两个看家待客。而这两个又是他的弟子群体中,年龄最小,道行最浅,修行最差,而且还是脾气最坏的,遇事则破口大骂,从后面的表现来看,显然是遇到情况不但不能息事平事,而只能是火上浇油。明知利害攸关,他为何不留下几个厉害的、稳妥的弟子看家护树呢?再是事件布置。他明确地交待留守家童,待唐僧来时,“可将我人参果打两个与他吃。”这个嘱咐明显有四个漏洞:一是人参果有被泄密的危险。既摘给唐僧吃,难保不被火眼金睛的悟空知道。二是人参果的“大宝小用”。招待唐僧,可以用普通礼节中的上礼待之,即使看佛祖之面,似乎也无必要,因为唐僧不识“货”:

那长老见了,战战兢兢,远离三尺,道:“善哉!善哉!今岁倒也年丰时稔,怎么这观里作荒吃人?这个是三朝未满的孩童,如何与我解渴?”清风暗道:“这和尚在那口舌场中,是非海里,弄得眼肉胎凡,不识我仙家异宝。”明月上前道:“老师,此物叫做人参果,吃一个儿不妨。”三藏道:“胡说!胡说!他那父母怀胎,不知受了多少苦楚,方生下,未及三日,怎么就把他拿来当果子?”清风道:“实是树上结的。”长老道:“乱谈!乱谈!树上又会结出人来?拿过去,不当人子!”那两个童儿,见千推万阻不吃,只得拿着盘子,转回本房。那果子却也跷蹊,久放不得,若放多时即僵了,不中吃。二人到于房中,一家一个,坐在床边上,只情吃起。

镇元大仙白占了一个“吃人”、而且是吃“三朝未满的孩童”的恶名,被唐僧骂为“不当人子”,这是何苦呢!两个小童也够狡猾的,说是“树上结的”,却又不领唐僧去看实物,更不提它的延年益寿功效,结果自然是便宜了自己。也许镇元大仙在事件发展的此刻,就是想借此明赠唐僧、暗补小童吧。三是有意在唐僧师徒中挑起矛盾,从而激起事端。人参果不送人也就罢了,既送人却又只给师父吃,徒弟没份,偏偏这徒弟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八戒平日心粗,此时心细了,遇妖心粗,逢食心细了。结果是,到嘴的美食,唐僧当吃,却拱手送给了他人;悟空、八戒等不当吃,却偷吃了。四是一旦事发,两个小童不但对付不了,而且激化矛盾。人参果先被不明就里的悟空打掉了一个,入土不见了,后悟空、八戒、沙僧每人一个,镇元子损失了四个人参果,还不算惨。如果两个小童先采取稳住对方以待师父归来的策略,损失也就到此为止,不料他们粗口辱骂,还挑起了悟空、八戒间的事端,结果是猴王被激恼了,一顿金箍棒,把人参果来了个斩树除根。这下镇元大仙可亏大了。而这个大仙似乎就是静待这个结果的到来,因为接下来大仙的行为非夷所思。

三、镇元大仙的“演戏”。一是回到道观后,面对“害了我五庄观里的丹头,断绝我仙家的苗裔”时,他的表现始终是“笑”。先是听小童对悟空等的总评:“一伙强盗,十分凶狠。”他听了仅仅是一“笑”,让徒弟慢慢讲,待徒弟说出人参树被推倒了,“大仙闻言,更不恼怒。”似乎一切尽在他预料中,一切损失也都无所谓,真乃大度!二是两次将悟空等人捉回,一次使其逃跑,他的捉,也是潇潇洒洒地捉,悟空等的逃,也是战战兢兢地逃,看似都真,但总给人以“做秀”的感觉。第一次捉,他一纵云头千里之遥,却发现人家才走了百多里,赶过了九百里。捉回来也只是象征性惩罚加麻绳一捆了事,既不监管,也不遥控,既不动宝,也不用术,悟空想逃跑,易如反掌。明捉暗纵,纵而又捉,不慌不忙,不恼不怒,有讨好于悟空等人的嫌疑。三是惩罚悟空过程中的“做秀”。第一次捉回,大仙命将唐僧师徒缚于庭柱上,马也拴在庭下,还喂着草料,包裹也置于廊下。并嘱咐徒弟:“这和尚是出家人,不可用刀枪,不可加铁钺”,而只用龙皮鞭打,打的对象是唐僧,而落到实处是悟空,因为唐僧不禁打。以悟空的铜头铁额,龙皮鞭打来,自然是“更不知些疼痒。”这一切,分明是让悟空等存蓄力量,方便地、毫无损失地逃跑。悟空等人逃走了,留下柳树根假像戏弄了大仙,大仙反而是“呵呵冷笑”,夸奖悟空不已。第二次捉回惩治,荒唐又滑稽,缠以布,刷以漆,投以滚油锅,却被悟空换以石狮子将锅捅了个底朝天,那大仙假意“大怒”、“惊骂”,继之“呵呵冷笑”,终又出人意想,对悟空说:“你若有此神通,医得树活,我与你八拜为交,结为兄弟。”

至此,镇元大仙的请人“自损”计划顺利收网,剩下的只有一项:验收网中之利了。

大仙的网中之利是什么呢?那就是悟空的求方医树过程,更确切地说,是求方医树过程中所遇到的神仙们。以悟空的人脉与威望,以人参果树为天地灵根的唯一产出,能有本事医活此树的当然不是普通神仙。果然,悟空先去东洋大海蓬莱仙岛找到了福、禄、寿三星,三星在神仙界的地位是相当高的,却也对镇元大仙羡慕不已:“我们的道,不及他多矣!他得之甚易,就可与天齐寿;我们还要养精、炼气、存神,调和龙虎,捉坎填离,不知费多少工夫。你怎么说他的能值甚紧!天下只有此种灵根!”三星虽无方救树,却也顺势来到了五庄观,拜访镇元大仙这位“上辈”。

悟空又到方丈仙境找到帝君,帝君也无方医树,于是他又到瀛洲找到九老,九老也无方,最后找到了落伽山南海观音。观音虽然对悟空遇难有求必应,但也从来没有这次痛快:“你怎么不早来见我,却往岛上寻找?”看来她对能为镇元大仙做件好事感到非常荣幸,这不只是出于保护取经队伍的考虑,她与悟空说得明白:“镇元子乃地仙之祖,我也让他三分。”结果当然皆大欢喜,有观音菩萨亲来医树,镇元大仙自然也荣光无限。作为总结,镇元大仙开了个人参果大会,用人参果招待了菩萨、三星及取经师徒。

镇元大仙一共耗费了十五个人参果,万年才得一熟的如此宝贵之物,如果他当初拿出四个给唐僧师徒每人一个,而不是两个只给唐僧,他就不会搭上那么多。这么说来,镇元大仙实为不智,何“利”之有呢?

但这只是表面现象,或者说是假象,而真相就藏于镇元大仙这个“地仙之祖”的身份上。作为地仙之祖,应该说他的资历、他的名头都是相当深、相当大的,但神仙界也有一个严密的体系,《西游记》中的神仙,分天上、地上两类,居住在天上的,自然要优于、高于地上的,而所有神仙,或归于佛,或归于道,或为散仙,归于佛道的又自然要优于散仙,归佛的似乎又比归道的好一些。镇元大仙虽归于道,某种角度讲,还是道教神仙体系中的鼻祖级人物,但他是居于地上的,而且又不是什么三岛十洲的灵圣之地,只是一个并不太有名气的万寿山五庄观,也就是说,他像一个民间组织的领导人,虽然名头大,但不属于天宫、灵山两大势力体系,他需要结交这两个体系中的高人,以增强他的人脉。但无由、也拿不下脸面去亲自出面结交;另一方面,这两大体系中的神仙们,论起资历来,大多是晚辈,但位置重、名气大,也没有由头上门结交这个镇元大仙。

所以,借助人参果事件,借助悟空的四出求方医树,镇元大仙免费为自己在神仙界做了一个很好的宣传,人参果与他的知名度大大地提高,人参果的价值飚升,镇元大仙的砝码加重。尤其是与福、禄、寿三仙建立了很好的友谊,并随三星将镇元大仙的威名传播到了仙洲三岛。更大的收益在于,他与观音菩萨建立起了关系,这可是佛界的头面人物,从此也就打开了他与佛界来往的大门。

还有,取经队伍是观音菩萨亲手组建的,唐僧前身是如来弟子,今世又直接成了观音弟子,悟空则借助保护唐僧取经,才可修成正果,入得“真流”,而毁树事件虽以医活做了补救,但镇元大仙的义气与气度,毕竟又让悟空欠了他一个大大的人情,二人又结为兄弟。如此,靠观音的威望,靠悟空的人脉,镇元大仙的威望也将随着师徒西行而远播西方,直到灵山。他的人脉关系网也因合并了悟空的而大大扩展。这种收益,显然不是几个人参果的价值所能比拟的。

镇元大仙靠对必然因素的准确预测与判断,借助不出他手掌心的偶然事件的引导,布设了一个精妙的“陷阱”,让悟空不知不觉地陷进去,而他自己又以受害者的姿态出现,让悟空心甘情愿地为其服务,于不动声色中达到了目的,而这目的也是善意的,并无恶意。因而他的手段不能说光明正大,但似乎也无可指责。镇元大仙,真不愧为高手中的高手。

《西游记》中,佛、道之间往往勾心斗角,少有和谐场景。即于佛、道中的神仙层面,也往往自高自重,互不服气。尤其是对道家人物,多有贬斥,人间的妖魔,受道家高层指使的也占了很大比重。五庄观发生的这件事,精彩地体现了道家静虚高远的境界。镇元大仙身上所表现出的精深道法和宽容忍让的精神,他对孙悟空忠诚品质与手段功夫的称颂,确实为道家争得了彩头,树立了正面形象,展现了真正的道家大仙的风度。

还有,作为一部著名的神魔小说,《西游记》自然也创造了不少奇花异果,比如天宫蟠桃园里的蟠桃,让人为之神往,但都没有人参果的创造给人们的神往程度高,它的确体现了作者的不凡智慧。这么一种神奇仙果,配上这么一个妙趣横生的故事,和这么一个大智慧有风度的大仙,真是相得益彰。也许,作者创造人参果是为了塑造镇元大仙,但后人读来,又确确实实地让人参果夺了彩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