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鉴赏辞典》之人物形象鉴赏(十七)  作者:刘廷乾副教授
发布时间:2015-04-02 浏览次数:

金角大王 银角大王

 

原是看护太上老君炼丹之金炉、银炉的两个童子,下界为妖后故称金角大王、银角大王。二怪将唐僧师徒折腾了四回书目,却不过是观音菩萨为考验唐僧取经的真心,向老君借来于西行路上故设厄难的。悟空曾单纯地认为观音菩萨是他们有急难时的救星,没想到她也会“使精邪掯害”,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了解真相后的悟空咒骂观音“该他一世无夫!”

平顶山金角、银角大王,是唐僧收齐三个徒弟后历经白骨精、奎木狼怪等数难后所遇到的最厉害的两个妖怪,而且很有特色。一是他们虽为妖精,却情同手足,妖情深厚,并且建立起妖精联盟,自据平顶山,又认不远处的压龙山九尾狐狸精为母亲,压龙山后的狐狸精阿七为舅爷,有一群男性妖兵,也有一群女性妖兵;二是颇有自知之明,充分考虑自己的本领与对手的特点,设计吃唐僧肉的过程,准备充分,有条不紊,力求做到不留后患;三是智商颇高,深懂勤贼勤王的战术,把主要精力放在对付孙悟空上,而对付悟空也不是蛮横斗力,而是斗智斗术;四是在对付悟空上,他们主要不是靠自身的本领,而是靠从太上老君那里盗来的一流法宝,竟有五件之多,也是《西游记》妖魔中拥有宝贝最多的,而且深知“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的道理,将宝贝分开保管。所以本节主要看点并不是力量的显示,而是智慧加法宝的演示;五是因为他们出自太上老君门下,所以秉承了老君的传统,颇有太上老君的个性特点。太上老君虽是天庭中品秩最高的大臣,又是教门中道教的最权威人物,但其地位与法力显然不抵独据一天、独高一教的如来,在惩治闹天宫的孙悟空上即见其分晓,太上老君对付悟空的手段既不光明,也不磊落,大棒加面包,甚至玩弄小人手段,将悟空置入八卦炉中,炼了四十九天,妄图将其烧成灰烬,不料却炼就了悟空的一副火眼金睛,而如来只需手掌的轻轻一翻,就将悟空压在五行山下五百年。金角、银角大王也继承了老君既狠毒又软弱的一面,首鼠两端,捉了唐僧却不敢下咽,几次想打退堂鼓,把唐僧送出妖洞,却又十分不舍这到嘴的肥羊;六是二怪虽有智有谋,有心有胆,但有了一得之功后就骄傲轻敌起来,最终是骄兵必败。

《西游记》中两怪或三怪结伙占山为魔、危害一方的并不少见,但像金角、银角大王这样,既兄弟情深又懂得结成妖精联盟以壮大势力的并不多见。他们本就是太上老君的司炉童子,又偷得厉害宝贝下界,能耐自然要大一些,但他们还是要尽量扩大势力范围,以形成救援与呼应之势,当两件最重要的宝贝葫芦与净瓶被悟空骗去之后,还能有预备下的一手,从九尾狐狸精处拿来幌金绳,虽被悟空打死狐狸精抢去,但由于悟空不会用那咒语,反被他们绑进洞中,关键时候也起了作用。尽管娘、舅两个狐狸精不堪一击,但当银角大王被悟空化在净瓶里后,金角大王还能够逃奔到狐狸精阿七那里,当然最终也没逃过一劫,那是因为这两个犄角势力太弱。而且他们也很会以感情、亲情笼络人,两狐狸精在本领上远不如他们,却一称母亲,一称舅爷,以买得二狐为其卖命。

西行途中,每遇险山恶水,悟空常从山神土地那里得到不少妖怪信息。山神土地虽是神界最基层最低微的官职,但却是正规编制,自有一套神界管理系统,妖怪等地方邪恶势力虽然神通广大,但一般不与他们发生关系,这就像黑社会势力一般不与政府官员正面接触是一样的道理。《西游记》中敢于将魔爪伸向这些神界小官的妖魔,除了红孩儿,恐怕就是这金角、银角了,二妖竟然将本处山神土地拘在洞里,“一日一个轮流当值”,悟空忍不住大发感慨:

行者听见当值二字,却也心惊,仰面朝天,高声大叫道:“苍天,苍天!自那混沌初分,天开地辟,花果山生了我,我也曾遍访明师,传授长生秘诀。想我那随风变化,伏虎降龙,大闹天宫,名称大圣,更不曾把山神、土地欺心使唤。今日这个妖魔无状,怎敢把山神、土地唤为奴仆,替他轮流当值?天啊!既生老孙,怎么又生此辈?”

山神土地官小力微,无需感情笼络,略施强权,即可让其附贴听命,这两个妖怪兄弟真可谓治理有方,从上下左右将其势力范围搞得铁桶相似,滴水不漏。

至于兄弟之间,更是以感情来加强团结,以发挥出最大能量。兄弟俩配合默契,分工明确,老大坐洞指挥,老二外出办事。当老魔听到悟空用净瓶装了二魔,“放声大哭道:‘贤弟呀!我和你私离上界,转托尘凡,指望同享荣华,永为山洞之主。怎知为这和尚伤了你的性命,断吾手足之情!’”连那满洞群妖,也一齐痛哭。老魔还为之“缟素孝服”。当悟空打净洞中群妖后,他则“仰天长叹”,“放声大哭”,“一步一声,哭入洞内。”压龙山的女妖们知道后,也“一齐大哭”,狐狸精阿七“见老魔挂了孝服,二人大哭。”妖怪当中,有如此深厚感情,实在难得,这兄弟俩粗也粗得,细也细得,那些乌合之众式的妖魔怎能望其项背!

尽管金角、银角到后来因骄傲而变得有所粗心轻敌,但在捉唐僧、吃唐僧的过程中,他们对自我和对手的分析都是很明智的,有时甚至表现得瞻前顾后、优柔寡断,这与那些只看到唐僧肉而不顾及一切的莽撞妖魔迥乎不同。

作为太上老君的司炉童子,当年孙悟空大闹天宫时,他们就已打过交道,知道悟空的厉害,这也逼使他们变得聪明起来。对于师徒行踪及其唐僧的价值,金角了解备细,身为道教中人物,深知吃了唐僧肉对其道行修炼的好处,银角说得更直接:“若是吃了他肉就可以延寿长生,我们打什么坐,立什么功,炼什么龙与虎,配什么雌与雄?只该吃他去了。”为防失误,他们还专门画了唐僧师徒的图形,按图抓人,这种妖怪也是小说中独一无二的。牵牛要牵牛鼻子,他们也深知捉唐僧易,吃唐僧难,而最大的障碍就是孙悟空,所以他们几乎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对付孙悟空身上,八戒、沙僧根本不在话下。虽然捉了唐僧,但悟空不擒,他们寝食难安。第一次按图捉了八戒,老魔说:“兄弟,错拿了,这个和尚没用。”第二次拿了唐僧、沙僧,老魔道:“贤弟呀,又错拿了也”;“是便就是唐僧,只是还不曾拿住那有手段的孙行者。须是拿住他,才好吃唐僧哩。若不曾拿得他,切莫动他的人。”孙悟空骗走了三件宝贝,又打死了九尾狐狸精,变成其貌入洞被识破后,一道红光走之,这时老魔道:“兄弟,把唐僧与沙僧、八戒、白马、行李都送还那孙行者,闭了是非之门罢。”当幌金绳第一次捆住了孙悟空,老魔是满面欢喜,连称“是他!是他!”终于可以放心吃唐僧肉了。当悟空分别以“孙行者”、“者行孙”、“行者孙”连续脱身,老魔大惊道:“贤弟,不好了!惹动他一窝风了!”老魔的几次哭,几次要放唐僧,颇显其软弱怕事的一面,与勇猛坚强的二魔形成了对比。

二魔比大魔既勇猛坚强,又善于动头脑,因而也更有主见。二魔在山顶巡视准备捉拿唐僧,看到悟空在马前丢“解数”,吓得“魂飞魄丧”,对手下小妖说:“孙行者神通广大,那唐僧吃他不成。”他很明智,认为洞中四五百小妖,也不能禁其一棒。有了悟空,要吃唐僧,决非易事。但将要到嘴的肥羊,怎能白白地放走?他又冷静分析道:“唐僧终是要吃,只是眼下还尚不能”,“我看见那唐僧,只可善图,不可恶取。若要倚势拿他,闻也不得一闻,只可以善去感他,赚得他心与我心相合,却就善中取计,可以图之。”于是他心生一计,并嘱小妖:“不许报与大王知道。若是惊动了他,必然走了风讯,败了我计策。”思虑得确实周密。他摇身一变,变成一个血淋淋的跌折腿的老道士,来到唐僧面前,身份令唐僧敬重,受伤让唐僧同情,编造的布道遇虎侥幸逃命的故事,无丝毫破绽,足以使唐僧信服,完全达到了他的“赚得他心与我心相合”的目的。此计的终极目的是得到唐僧,但直接目的是为了对付悟空,受伤即是为此。唐僧将马让给他,他说腿伤骑不得马,唐僧又让沙僧驮他,他又说:“我被那猛虎唬怕了,见这晦气色脸的师父,愈加惊怕,不敢要他驮。”自然顺理成章地达到了让悟空背他的目的。在悟空的背上他做起了文章,移来须弥山、峨嵋山分别压在悟空的左右肩上,又将一座泰山“劈头压住行者”,真可谓泰山压顶,直压得悟空“三尸神咋,七窍喷红。”他则腾身轻易地捉走了唐僧,取得了初步胜利,为接下来运用宝贝专门对付悟空,提供了条件。二魔的这种惊而不慌、计周虑全的个性,在妖精群体中出类拔萃,堪称“智妖”。

二魔的这种智慧,也传递到他手下的小妖那里,精细鬼、伶俐虫给读者的印象,并不亚于两大魔头。虽然两件最厉害的宝贝被悟空从手里骗去,但他们表现的既精细又伶俐,你想,用两件只能装人的宝贝,换一件装天的宝贝,让谁也会觉得划得来,天都能装,还有什么不能装!之所以被骗,是因为强中更有强有手,悟空的瞒天骗术,小妖怎能识!也是因为他们太精细伶俐过了头,聪明过头就会带出愚笨来,何况还有一颗占便宜的欲心,必然会迷了他们的眼。你看失宝后,两小妖是怎么“善后”的——精细鬼说:“二大王平日看你甚好,我推一句儿在你身上。”看来精细鬼又胜伶俐虫一筹;再看他们是怎么向二魔交代的——仍是精细鬼说:“我们也是妄想之心,养家之意:他的装天,我的装人,与他换了罢。原说葫芦换葫芦,伶俐虫又贴他个净瓶。”这话说得十分“精细”:差的换好的,并没有失算,至于贴上另一宝,那是伶俐虫的事,与他无干;话中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字眼“养家”,多么的大公无私!足以让魔头们听着心里热乎。真是有其妖主则必有其妖仆。

再精明的妖精也只是妖精,精明中不时露出粗鲁,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何况这智是用在了吃人害人上,一颗膨胀的恶魔之心,是无法用智慧来锻造的。两个魔头在取得初步胜利后,便直奔吃唐僧肉主题,因而也就一路粗心轻敌下去了。

八戒、唐僧、沙僧相继被捉,悟空被三山所压,此时老魔还是清醒的,声称拿住悟空这厮,“唐僧才是我们口里的食哩。”但由于师徒被捉被压,都是二魔的功劳,此时的二魔,已志得意满,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以为悟空已被三座大山压住,“寸步不能举移”,“若要拿孙行者,不消我们动身,只教两个小妖,拿两件宝贝,把他装将来罢。”二魔连续取胜,老魔已很佩服,且又兄弟情深,如何不尊重二魔的决定!于是就把捉拿悟空的重大任务交给了精细鬼、伶俐虫两个小妖,并依赖于葫芦、净瓶两件宝贝。他们犯了致命错误,一是他们虽然十分警惕悟空,但还是低估了他的能量,区区三座山如何能压住悟空,除非是如来的五指!二是他们忽视了猴头的绝顶聪明,虽有超级宝贝,猴头岂能轻易入彀!三是他们太依赖宝贝的能量了,再好的宝贝要看何人去用,用之不当,不但害不了人,反害了己。四是太相信亲随小妖的“精细”、“伶俐”了,哪里料到他们恰恰坏在了太精细、太伶俐上。此为粗心轻敌一。

二魔假扮道人哄骗唐僧,悟空也可假扮道人骗取宝贝。失去两件重要宝贝后,两个魔头应该清醒,纵使再用其他宝贝,也应亲历亲为,却仍然错误地走下去,将搬老母取幌金绳的任务依旧交给了手下巴山虎、倚海龙,岂料这“虎”也不威,“龙”也不灵。关键问题是,此时悟空身上已有了他们的两件重要宝贝,更要仔细了,但两个魔头执其一端,而不顾另一端,结果是母死绳去。此为粗心轻敌二。

悟空骗走金葫芦、玉净瓶、幌金绳后,老魔动摇了,想送出被捉师徒,“闭了是非之门”,这不失为明智之举,因为此前双方并未直接交手,唐僧师徒也完好无损,若真这样做,悟空说不定会给他们个面子,那样他们的妖精事业说不定还可以做下去。但已昏了头脑的二魔不知高低,提出要与悟空交战三合,“假若他三合胜我不过,唐僧还是我们之食;如三战我不能胜他,那时再送唐僧与他未迟。”他哪里知道这猴子好胜心特强,战败了才送出唐僧,你想猴子岂肯罢休!前日山头看到悟空的“解数”,已是吓得魂飞魄丧,岂有轻易取胜之理!此为粗心轻敌三。

交战中悟空还是给了他面子:“赶早儿送还我师父师弟白马行囊,仍打发我些盘缠,往西走路。若牙缝里道半个不字,就自家搓根绳儿去罢,也免得你外公动手。”妖精岂能见好就收!不料战有转机,悟空本想以幌金绳缚了银角,反被银角套牢了去,这让银角更加骄傲起来。两个魔头到后面饮酒庆功去了,把悟空拴在柱子上“耍子”,真把个齐天大圣当猴耍了,这猴子可有钻天解数,一根如意绳,怎能拴住猴头,让他们“如意”!此为粗心轻敌四。

此后围绕着骗宝、夺宝,装人、被装,你骗我,我骗你,好戏连连。两个魔头也多少吸取了一点教训,凡用宝必亲自出手了。但宝贝已失去太多,战局已于己不利,而粗心仍在上演。当一模一样的孙行者兄弟者行孙打上门来的时候,就该检验一下绳子拴着的孙行者和绳子是不是真。此为粗心轻敌五。

者行孙之后再来个同模样的行者孙,就非常值得怀疑了,更应该仔细了,应该好好查宝查人,看看是不是幌金绳拴着孙行者,金葫芦装着者行孙。就像此前净瓶装了猴头,误以为下半身已化,过早打开瓶盖,结果毁了净瓶跑了猴。一味的粗心,反让悟空将二魔装入葫芦中害了性命,付出了惨重代价。这一点他们远不如悟空精明,悟空能从即时遭遇中迅速吸取教训,装了二魔,已经融化,悟空还说:“不等到七八日,化成稀汁,我也不揭盖来看。忙怎的?有甚要紧?想着我出来的容易,就该千年不看才好!”当时悟空被装时,妖魔如果也这样去做,恐怕鹿死谁手还很难说。此为粗心轻敌六。

失去二魔的老魔,已乱了方寸,力不从心了,又报仇心切,只得与悟空死打硬拼了。但他手中还有厉害的宝贝,拿着芭蕉扇对悟空实施火攻,但他忙于前线,忘了后方,造成后方空虚。结果机灵的悟空不但火中逃生,而且急中有智,杀个回马枪,闯入妖精老巢,打死群妖,还意外得到了净瓶。失去兄弟的金角,此时如果理智的话,不宜与悟空硬拼,坚守老巢,挟持唐僧作人质,方为上策,慌而无智,反被悟空毁了老巢。此为粗心轻敌七。

看着亲手治下的妖精家业毁于一旦,加上悲伤、孤独、疲惫,这老魔头回洞后“独自个坐在洞中,蹋伏在那石案之上,将宝剑斜倚案边,把扇子插于肩后,昏昏默默睡着了。”悟空静悄悄潜回洞内,轻易地取走了他的最后两件宝贝芭蕉扇和七星剑,至此,妖魔兄弟失伴,老巢陷落,唐僧被救,所有的五件宝贝也全部入于猴子囊中。此为粗心轻敌八。

至此,妖精大势已去,只能纠集残妖,背水一战了。这魔头倒也有令人佩服之处,明知打不过悟空,却为报手足之仇,既不逃跑,也不潜形,所收拾的残余妖兵,倒也同仇一气,哪想到老舅阿七禁不得八戒筑上一钯,已是九点鲜红,狐魂无归,金角也被装进了净瓶。千算万算,反被人算,恃宝害人,反害了自己。“可怜把那苦炼人身的功果息,依然是块旧皮毛!”

“菩萨、妖精,总是一念;若论本来,皆属无有。”这一场风起云涌的“魔”难,这一番轰轰烈烈的“魔”战,原来是观音、老君合伙借妖精设下的骗局,观音导演,妖魔登台,生旦净丑,一番折腾后,他们又从幕后走上前台光彩谢幕,为这“无”中生“有”,真是煞费苦心!设难的魔,与斗魔的猴,皆成了他们手中的玩偶,唐僧充其量也不过是个道具。水落石出后,怎不教猴王气得吐血,三藏屈得叫天!

太上老君真是好不尴尬,在观音面前作了好人,在悟空面前成了仇家,在两个童子面前成了教唆犯,在事实面前,他又不得不供出观音,于是只好作了一回小人。但他本就脸皮厚,善弄小权术,自家说谎自家圆。明明是有意安排,却谎称两个童子私偷了宝贝下界,正愁无处寻觅,被悟空拿住,“得了功绩”,很会溜须,想以“功绩”堵悟空的嘴,悟空却不买他的帐:“你这老官儿,着实无礼,纵放家属为邪,该问个钤束不严的罪名。”这老君的嘴脸也转得快:“不干我事,不可错怪了人。此乃海上菩萨问我借了三次,送他在此托化妖魔,看你师徒可有真心往西去也。”轻巧地将悟空对他的问责,转向了悟空对观音的不满。其实这老君也不无借刀杀人、于中取利之心,观音只是借二童子当妖精用,追加上的那五件害人的宝贝,是否出于他的私心也未可知。“葫芦是我盛丹的,净瓶是我盛水的,宝剑是我炼魔的,扇子是我扇火的,绳子是我一根勒袍的带。”天上的尊神们也够粗心懒惰的,手下为妖惨烈,到头来都是一个失于看管了之。像这老儿,装丹无葫芦,盛水无瓶,炼魔无剑,煽火无扇,乃至束袍无带,难道也要等到东窗事发才觉得?往小处讲是渎职,须知渎职也是犯罪!

至于金角、银角大王,依赖外物,终究不行,最靠得住的还是内功,内功修炼不到火候,护身之宝,可能成为害身之器,须知宝贝再好,还要人为,你拿葫芦装人,焉知人家就不拿葫芦装你?

小胜不可自骄,百密须防一疏。托物不如托人,托人不如亲为。不印证结果,不可盲下判断。亲情虽重,不可溺于情而迷于心。金角、银角也当志之。